熱血時報 | 引用陳雲的論述之前,請回顧陳雲如何被政治迫害

引用陳雲的論述之前,請回顧陳雲如何被政治迫害



引用陳雲的論述之前,請回顧陳雲如何被政治迫害


(2016年立法會選舉前夕,提倡「永續《基本法》」的熱普城聯盟,推出「陳雲風火輪」貼紙:「陳雲痴線㗎」、「陳雲又講得啱喎」、「陳雲好勁呀」。)


2019年6月至今,近月的抗爭情態,已是陳雲提倡的「流水社運」(be water)模式,屢有果效,盛讚「好中」之聲,不絕於耳。對於抗爭方法的倡導者、理論導師,過去有許多人不以為然,到了近日,有的人痛改前非認同;有的口裡說不、身體卻誠實在用;有的一邊引用,一邊冷言冷語,儼如「陳雲風火輪」:「陳雲痴線㗎」、「陳雲又講得啱喎」、「陳雲好勁呀」,周而復始。

今日,陳雲抗爭論述是正確,已是毋庸置疑,但在過去,陳雲提出論述時,受了多少冷箭?又受了多少政治迫害?以致失去大學教席呢?


政敵孔乙己邏輯 呼籲炒不算干預學術

早在2013年,時任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的陳雲,已經被政見相左者,以呼籲嶺南大學解僱,作為攻擊政敵的手段。當時,陳雲轉載一段附有李旺陽懷疑吊頸死狀的悼念文字,借此批評香港的社運人士不懂尊重死者,不惜一再分享李旺陽死狀照以示「悼念」,務求為自己加添道德光環。

其後,任職於由何俊仁創立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委員之一,社運人士潘嘉偉,在Facebook否定陳雲,斥罵「垃圾學者」,又呼籲嶺南大學解僱陳雲,又自言呼籲並不算干預學術自由,又斥陳雲散播「仇恨言論」,嶺大不應縱容。(詳見:《熱血時報》:〈社運人士籲嶺大炒陳雲 被批干預學術自由〉,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6-06-2013/3210



陳雲怒斥搞散運動 學聯詭計借刀殺人

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 10月14日,有一批人士以嶺南大學學生為名登報,批評陳雲的網上言論,是「對學生非理性的政治攻擊」、「惡意破壞和平會議和開放的討論空間」,「鼓吹仇恨、排斥甚至暴力攻擊」,「抵制陳雲根及其支持者的言行」。而那批以學生為名,搏得大眾同情,實質是被陳雲一直在網上抨擊的左膠社運人士,當中署名的就有前學聯副秘書長何潔泓,佔領時為總糾察長、前嶺大學生會會長的陳樹暉,前工黨副主席鄭司律等。

(原文詳見〈譴責謾罵攻擊實踐民主對話〉,獨立媒體網,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27291

此前,陳雲在10月12日發布貼文:「今日下午三點在旺角,是學聯的死期。共匪特務仆街陷家鏟學聯賣港賊,地獄之門已開。大家請以對付警察清場的態度來對付學聯在旺角的所謂大會。一旦這個大會開成功了,警察就會血腥清場。」為甚麼陳雲會如此狠批呢?因為學聯多次破壞運動,劣跡斑斑。

九月廿八日,佔領爆發,學聯指警方已經使用橡膠子彈,呼籲市民全面撤離,又和運動割蓆,撇清關係。

九月三十日,陳健民向傳媒表宣布,他們和學聯經過商討,決定在三區派出糾察,設立所謂「民主大廣場」。同日有左膠拆路障,放走巴士。(《雨傘失敗錄》,頁138)

十月一日,泛民、學民、學聯指佔旺抗爭者是「搞散運動」、「鬼」。同日又有左膠試圖拆路障,以投票方式,不斷慫恿駛開巴士。

十月三日,旺角佔領區,大批黑幫來襲,正需援兵之際,學聯在網上貼圖,一寫「懇請!到金鐘銅鑼灣支援!」,調走援兵;一寫「緊急呼籲,不要前往旺角」,以旺角混亂場面作背景,意圖嚇走示威者。

十月五日,學聯前日擱置會談,轉眼便跟政府進行第一次會談籌備會議,會議在第二日續會,學聯與政府達成三項共識。

十月七日,學聯與政府商定在十月十日,晉見林鄭月娥。

十月八日,學聯常委梁麗幗在港台節目中聲言,會加快政府商討談判步伐,例如加密至每日對話,亦會考慮減少路障,縮減佔領路段面積等。已委派學生代表與佔領者商討「日間開放使用、夜間繼續佔領」的可能性。

十月九日,學聯也呼籲棄守金鐘道,成功令銅鑼灣的一大路障:電車駛走。(詳情不能盡錄,可參考《雨傘失敗錄》與《香港本土運動史(上冊)》)

其後,有網民在網上發起10月31日聯署:「譴責嶺大陳雲煽動暴力攻擊學生運動!」,指責嶺南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陳雲,在網上以極其粗鄙及暴力的語言,號召並煽動大眾前往旺角,攻擊及破壞「學聯」在2014年10月12日的會議行動,以使當日學生街頭進行會議時遭受惡意攻擊及破壞,並「強烈譴責此類暴力宣揚及行為,同時要求嶺南大學就此事對陳雲作出正式的譴責及處分」。

「學生是無辜的」、「要守護學生」,但這些青年做了甚麼?是出賣運動,是出賣群眾,以學生楚楚可憐之狀,搏取同情,行狠毒詭計,借刀殺人,借建制校方之手,迫害致力守護運動的理論導師陳雲。


校長言後果自負 陳雲終不獲續約

2015年3月16日,時為嶺南大學校長的鄭國漢,向陳雲發警告信,開首明言與之前有人投訴有關:「本人最近收到一些與閣下言論有關的投訴,分別來自畢業生及公眾人士。」,又表明校方不滿:「尊重教職員發表意見的權利,然而閣下近年的部分言行與學者的身分相悖,已經超越言論自由的底線」,更斥陳雲「違背大學教授應有的基本操守,嚴重影響嶺大校譽。」,最後要求陳雲慎言,否則後果自負。

建制派的校方,當時除了鄭國漢外,有五名建制派人士為嶺大校董會成員,包括前律師會會長何君堯和律師陳曼琪等。「後果自負」甫出,教席岌岌可危。(大專學界赤化前因,詳情可參《香港制度腐敗研究》第十一章:學術就只有服務政治)

《熱血時報》在15年11月12日,訪問陳雲,他指「否則後果自負」的字句,是威脅「即時解僱」的意思,又指自己的合約將於明年8月到期,鄭國漢根本毋須心急;又指警告信這樣寫,就是要「恐嚇」他,要「以損害校譽的理由即時解僱或即時停職」。他又透露,7時他曾把信件交給《蘋果日報》,卻未能取得任何報道或回覆。他指主流傳媒對他不利,因他需批評主流媒體偏幫大陸人和泛民左膠,《蘋果日報》拒絕報道有限制話語權的用意。陳雲指唯有等到現在嶺大爆發醜聞,才能得到傳媒報道。(詳見《熱血時報》:〈曾交警告信予《蘋果》未獲受理 陳雲:蘋果拒報道,限制我話語權,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11-12-2015/26831

在警告信中,校方未有明言投訴內容,或解釋信中所指的操守問題,事後才指陳雲的某些言論侮辱女性。陳雲在《熱血時報》早晨節目訪問中回應指,「事後他(鄭國漢)說什麼也可以,我平日在外界評論的事物甚多,他總能在事後抽取對他最有利的事件作回應。」(大香港早晨第450集第3節:專訪陳雲:嶺大校長鄭國漢發信事件節目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prog85&ep=450;或可參見:《熱血時報》:〈陳雲回應嶺大警告信事件:鄭國漢無視程序,逐步鉗制大學學界〉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11-13-2015/26856

而這一切,都是源於左膠社運人士,罔顧事實,將面書個人言論,與學院教授講學的身份,混為一談,提供可乘之建予建制,逼迫陳雲;更罔顧嚴重後果:建制可以以此為先例,以各種方法,排擠意見相左的教師。陳雲在訪問直言後果,校方無視程序,由最高行政人員發信,是最值得應該關注的地方。此外,嶺大的做法絕不單單針對陳雲,而是關乎泛民學者以至全港學術界。這是香港政府逐步鉗制大學言論和行政,如港大副校委任、鍾庭耀被批評等等,再加上不斷委任紅色校董,是漸進式赤化大學學界的過程。

不久,校方威脅的後果揭曉。2016年4月12日,嶺南大學人力資源處處長黎秀慧正式通知,陳雲在8月將不獲續約,此前陳雲曾向《熱血時報》透露,嶺南大學的中文系委員會已決定不向校方推薦續約,故此校方將會跟從指引,不會與他續約,令人相信是與他著作《香港城邦論》後,不斷倡議有關中港區隔、香港自治的理論有關。

作為大專學界教師被迫害的苦主,卻遭落井下石。《香港01》記者陳奉京4月14日在其Facebook專頁留言,指陳雲「發表過嘅種族歧視、性別歧視言論」,在歐美先進國家,可能一早已經炒咗啦。仲有機會畀佢今日係度扮政治打壓受害者,恐怕都係香港獨有嘅奇景。」並指責陳雲「扮政治打壓受害者」,企圖轉移視線,更為建制派的劣行正名。

香港眾志常委、導演兼影評人舒琪(原名葉健行)讚好,並留言附和:「Can't agree more」。舒琪除了是「香港眾志」成員,亦是2014年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文化監暴)成員,而該組織曾因為陳雲曾在佔領運動期間,發言攻擊學聯、泛民等人企圖騎劫運動,發緊急聲明「強烈譴責」,對「陳雲身為一名學者,竟發出這樣與身份完全不符的貼文,感到十分驚詫」,又「強烈譴責此類暴力宣揚及行為」。


《香港01》記者陳奉京Facebook留言,「文化監暴」舒琪讚好。


陳雲以語言改變香港抗爭 黃洋達:真正達成筆桿勝槍桿

「快樂抗爭」、「左膠」、「落地獄」、「蝗蟲論」、「勇武抗爭」、「皇天擊殺」、「香港憲法保衛戰」,國師陳雲一直運用文字,改變社會。引用黃洋達的評價:「筆桿勝槍桿,陳雲係現實中畀我見證到呢種威力嘅人物,我一路目擊住佢係如何用語言改變呢個社會,而且係已經改變左。」

當社運被「激進」、「暴力」所限,苦無出路,陳雲提出「勇武抗爭」,頓時開天闢地,廣闊想像。當要「衝門」和突破警方防線時,行為「暴力」,會令自己失去正當性,失去勇氣,失去信心,「勇武抗爭」就打破籬樊,令群眾認清自己是正確的。「陳雲提出『勇武』就係世上最勇武嘅事,佢改變左成個世界嘅價值觀!」(詳見:《熱血時報》:〈盛讚陳雲以語言改變香港抗爭 黃洋達:真正達成筆桿勝槍桿〉,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3-21-2016/29485

由反高鐵年代到現在,社運發展基調,都是跟著陳雲語言步伐走,以語言改變香港抗爭,造就香港的本土運動,真正的筆桿勝槍桿。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