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新生活》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新生活》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新生活》


亞新和小貞,已分開了足足半年。

多年來,經常像「糖黐豆」般相愛相依、差不多每分每秒也在一起的他們,要徹底忘記過去、忘記對方,重過互不相干的新生活,確實不是一件易事。然而兩人當中,倒是小貞較易接受現實,可能是因為分開之前,她已首先察覺到兩人之間的問題,因而早有心理準備吧。

但對於亞新,即使半年過去,他還是未能適應這種生活。
 處處的記號,總令亞新第一時間想起小貞。

「小貞,今天晚上有空嗎?剛上映的這套電影是妳最愛看的系列啊。」
「小貞,三週年紀念到過的那間餐廳,剛推出了新的菜色啊,要去試試嗎?」
「小貞,那個海濱公園剛剛重新開放,一起去看看,好嗎?」

『對不起,亞新,我們已分手了,難道你忘記了嗎?』

每一次,小貞總是不厭其煩地作出解釋。
每一次,亞新總是在收到回覆後,落寞地道歉。

亞新的日常生活,漸漸變得小心翼翼。他努力避開那些曾和小貞做過的事情,或去過的地方,好令自己和小貞過去的記憶,不會輕易被喚醒。他覺得只有這樣做,才可徹底忘記過去,重過新生活。

不過,他卻發覺這方式的逃避,根本不切實際。
因為他和小貞有太多的過去、太多的經歷。

他的身邊,處處也有他和小貞愛過的記號。

結果,即使不切實際,他還是選擇繼續逃避。
徹徹底底的逃避。

除了上班時間外,他絕不在外流連。他斷絕了自己所有社交生活,鎮日逗留在「安全」的家裡,避開一切與小貞有關的記號。

亞新選擇逃避整個世界,選擇徹底孤僻。

他甚至不與朋友聯絡,為免話題觸及小貞,令自己有胡思亂想的機會。
除了他最要好的朋友啟龍以外。

亞新的做法,啟龍看在眼裡,當然感到不妥。但他太清楚這個好朋友的性格,亦清楚知道小貞在他心中的位置。他只能盡量抽時間到亞新的家陪伴他,讓斷絕社交生活的他,不至於太過孤獨。

他沒有辦法阻止亞新繼續這樣做。
因為,在找到其他可行的方法之前,這就是唯一可做的了。

不過,能否找到其他方法,他根本毫無把握,只能納悶地等待。

托上天所賜的福,新的方法竟然出現了。

一天,啟龍拿著一份文件,雀躍前往亞新的家。進入亞新的家後,他便馬上把文件遞給亞新。

「『忘記過去治療方法』?」亞新奇道:「這是甚麼?」
「這是一種嶄新的治療方法。」啟龍解釋:「這種治療,可透過清洗和摧毀腦細胞內的記憶,讓人徹底忘記一個指定的人物。」

亞新沉默。
他清楚明白啟龍所指的人物,正是小貞。

「雖然是一項新推出的治療方法,但已有不少成功的例子了啊。」啟龍繼續解釋。
「我不想。」亞新喃喃。
「你不想?」啟龍奇道:「你不是想過新生活嗎?」
「我確是想過新生活。」亞新回答:「但我不想徹底失去小貞的記憶啊。」

「這怎麼可能!」啟龍有點惱怒:「你看現在的你,消瘦不堪,孤僻度日,完全不像個人!難道你不知道,你不能過新生活的原因,就是因為忘不了小貞嗎?」

亞新搖頭。他的表情,非常堅決。

然而,決意要令好朋友重過新生活的啟龍,他的決心絕不會比不上亞新。
終於,經歷了兩小時的爭辯後,啟龍說服了亞新接受治療,徹底忘記小貞。

兩星期後。
一間醫院的治療室裡,兩名醫生和一名科學家,耐心地向亞新和啟龍講解療程。亞新目無表情,從他的神色,完全看不出他的心情和意願。不過,這刻的他,還是一邊聽,一邊機械式的點頭。

講解完畢後,他輕輕問了個問題。

「我可以在記憶消失之前,再細閱這本相簿嗎?」

他手中握著的,正是一本藏有數十張相片的相簿。
這是他和小貞的最後回憶。

醫生們點點頭,然後,他們便離開了治療室,讓啟龍陪伴亞新一起,最後一次翻閱這本相簿。

亞新一邊看,一邊黯然流淚,低聲啜泣。
啟龍只能輕拍他的肩,默默支持這個好朋友。

看完最後一張相後,亞新合上相簿,遞給啟龍。
他閉上眼,徐徐說出一句話。

「是時候了。」他說道:「讓我徹底忘記小貞吧。」

治療過程比預期順利。醫生向啟龍解釋,待麻醉藥力過去,替亞新作一次詳細檢查和腦素描便可以了。接著,啟龍便待在亞新的床邊,等待他醒來。

數小時後,亞新徐徐打開眼睛。
他一臉笑容地望向啟龍。

「啟龍,我找到了我的新生活。」亞新說道:「因為我遇上了令我一見鍾情的女生啊。」

這句說話,令啟龍感到輕微愕然。
這些日子全無社交生活的亞新,何來遇上一見鍾情的女生?

「你說甚麼?」啟龍追問:「她叫甚麼名字?」
「她叫小貞。」亞新笑道:「是我上星期遇上的。」

啟龍整個人跌坐在椅上。
他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醫生們詳細檢查過後,確定了亞新的狀況。在治療過程中,他腦裡小貞的記憶,確是已被徹底消滅,但因為某些原因,他初遇小貞的記憶,竟像「死灰復燃」般重現腦裡,令他重拾最初傾慕小貞的感覺。

醫生們和科學家商討過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一個完全超越了他們對人體構造和界限認知的結論。

「可能是意識太強烈、他倆相遇的情況太深刻、或他愛這個女生的程度遠超我們想像。」醫生說道:「他對這女生的記憶,早已散落和保存在身體其他地方,包括各肢體、器官、甚至血液裡。當腦裡的記憶被消滅,身體其他部分自動作出補完,令記憶復原。」

「有可能再做一次治療,把這些記憶再次消滅嗎?」啟龍問道。
「這不太可能。」醫生回答:「一來,短時間再進行這個治療,風險太大。二來正如我所說,這些散落在不同地方的記憶,會自動補完腦部的記憶,所以無論怎樣消滅,結果也會是徒然。」

啟龍嘆了一口氣。
他望向坐在床邊,笑得正甜、表現積極、像極當初初遇笑貞時模樣的亞新。他的心裡,不斷問自己一個問題。

「到底要對一個人的愛要有多深,才可以超越人體的界限,把與這個人有關的最美好記憶,保存在身體每一處理應不能儲存記憶的地方,從而令自己永遠也不會忘記她呢?」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