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魔王維基

魔王維基



魔王維基

我很早已認為王維基是王者。他不止是個財技與創意拔群的魔童,行事更充滿王者風範,霸氣懾人,簡直是一統魔界的魔王。

 

王維基的行事大膽勇毅,那種狂氣,與半澤直樹暗合。

香港電視不獲發牌,港視職工會發起包圍政總,記者問王維基會否參與。他只是淡然地表示支持,卻不會現身參加。原因是自己並非甚麼民主鬥士,只想做好創意工業和賺錢,做一個純粹(原句為純潔)的商人。單憑這種簡潔有力的真實陳述。與之前DBC事件中鄭經翰的浮滑相比。維基不蹚政治鬥爭的渾水,不吝財貨;大班則酣於企在台上呼群喚眾的興奮,在萬人見證下誓說絕對不買DBC股份予黃楚標,錢沒了就算數,一定要爭取牌照。說得多麼動聽和大義凜然。但一記回馬槍,股份賣掉,捐款自肥,又吃又取。說維基的表現贏大班一百條街也不為過。王者與老千並比,頓時高下立判。

我很明白王維基追隨者的心情,因為我也信服王維基。不單因為魔王坦蕩,敢將自己的慾望呈現於人前。更因為他充滿個人魅力,這源於他的氣質充滿矛盾,於內在互相衝突和激烈拉扯,以至由內至外散發出來。神情邪氣而冷峻,措辭強硬卻老實而真誠。網羅人才,不惜揮金如土。說起關於自己的生意落空時,傷痛的原因不是因為鉅額投資付諸東流,而是有負於追隨者的錯託。兼且體恤下屬,早前無奈解僱的三百多名員工,都每人奉上一萬元利是和感謝信聊表心意。正是這種仁德,吸引了電視界中的叛軍加入。這些叛軍,都是在一台獨大的環境下無法發揮實力的人才。他們視王維基為明主,因為這種人,在今日大多老闆都將員工當成純粹的賺錢工具的社會中實在難求。難怪不論在職或離職的員工,都甘於替其賣命。這樣重情和惜才的人,至情至性,其霸者本色根本掩藏不住,更顯得他格外真誠和柔情。即使彼此都是從商,但相比李嘉誠這個老不死的不實誠陷家剷。王維基才算是商人,魔鬼誠只是用資本當侵略武器的財閥。

 梁振英放屁一輪之後離港訪京,王維基立即召開記者會反擊,當中一字一句,尖刻有力。神態動作,均表現出憤怒已經悶燒已久,奪竅而出。像一柄剛鑄好的劍,劍身仍是赤紅,散發的熾烈的火焰。他雖不是演員,但在那刻,卻化身成一個戰士。說話態度傲岸,氣勢不凡。言辭機鋒急銳,令問上蠢問題的人立時無地自容。最妙的是贈DBC記者那句︰「強將手下無弱兵」,對象直指言行滑稽的鄭經翰,實著人回味再三。

有創意的人,本身就有優厚的政治潛質。因為創意需要以知識作根基、以膽識來發揮。勇氣引發洞見未來的想像力,對成果的追求燃起了堅持創作的熱情,跳脫靈動的思維最終以藝術方式呈現。優秀的創意者基本上已具備上述種種特質,這就是個人魅力的構成。對於政治人物,個人魅力殊為重要。因為政治乃眾人之事,自然與思想傳揚有關,要將理念傳遞他人,並得到接納和支持,其實就是創作者一直苦心費神的事。而不像思想左到僵固的左賊,只懂一味將自己覺得美味的明將紅豆壽司強行塞往別人的口。你受不住吐了,就反過來批評你味蕾十分愚蠢。


在政府總部上現的電視風雲版《半澤直樹》短劇

左賊思維因上述種種弊病而落伍,追不上時代步伐,理應淘汰。另一個例子,是當HKTV員工以演《半澤直樹》來控訴發牌黑箱作業的黑暗,搏得大眾關注和掌聲時。恐怕這班左賊,還腦中的預想仍停留在台上一叫台下一哄的老土互動。問他怎看《半澤直樹》呢?答案可能從未看過,原因是一聽見是講銀行家的故事,就怒指是散播萬惡的資本主義的爛片而拒看。反之亦有可能即使集集追看,拍腳叫好,但礙於要跟左翼的同黨保持同一個低水平溝通,於是不斷用左翼的理論批誇鬥臭,順道表現出自己「夠左」。這呀,跟左賊看貶日本AV女優行業,卻晚晚看AV自瀆一樣虛偽得令人作嘔。

撐發牌集會維持了幾天,港視職工都是以娛樂手法來吸引大眾,跟往常被左賊寄生的集會聽起來好似沒分別。但這場集會氣氛極好,不單可以維持熱情,更不減反增。這只能說港視的員工太厲害,強將手下無弱兵,他們懂得學他的老闆,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用表面去政治化的態度來實踐政治行動,用有趣的娛樂方法向民眾灌輸政治訊息,進行教育。有別於左賊式的肉麻當有趣,煩厭唱K、沉悶說教、自High對答。而且工會上下,榮辱與共同心一德,組織緊密嚴防滲透。第一晚雖然不幸被左翼廿一的區諾軒和陳璟茵弄得一團糟,但第二晚港視職工會立即學乖了。大抵港視的員工,個個都是社會閱歷深厚,身懷長技的社會人。懂得要攘外,必先安內的道理。不用小組討論尋求共識,講甚麼包容和大愛,二話不說驅除左賊和政棍,自己捲起袖子,披甲上場。結果沒有左賊的抗爭氣勢立時銳不可擋。事實證明只要沒有左賊的陰魂奪舍,就代表抗爭已經成功了一半。換轉是政客和左賊盤纏主理的抗爭,恐怕不到第三天已經頹態盡現,人數散失,志氣潰敗。相信港視職工仝人都是抗爭的新手,但一學就立即上手了,王維基手下的能力,果真不是蓋的,這就是身懷創意和熱情的威力。


上圖為社民連的曾浚渶(金鷹)

但左賊是不願接受的,因為他們雖然口說群眾是充滿睿智,但卻矛盾地認為眾群都是愚昧的,一再強調運動需要自己去領導和管理。就是這種出於唯我獨尊自大心理,才會生出無數怪論。最後被常掛在口中的民眾民眾唾棄。對於王維基的不齒,除了因為左仔病對資本家的先天厭惡外,還是強烈自卑感的反射。不學習他人長處,不看是非,只問立場,更甚者只看敵我。否定努力和才華,事事以階級鬥爭為先。售賣商品和演藝技能的人,他們從心底就看不起,否則就不會對黃洋達付出真金白銀營運的劇場冷嘲熱諷,卻認為自己搞遊行籌款合理且驕傲;這更叫人質疑他們開專頁撐王維基、奪取集會控制權的立心。自己非法籌款,卻擺出反共和反政府的理由,便視法律如無物;明明是抄襲盜用創作來哄騙群眾,則敢用二次創作做擋箭牌。不單辱沒了創作,亦當群眾是傻子。這也難怪,因為他們根本是大陸的山寨黨,不會尊重知識產權,相中了就搶來用。說穿了,這幫根本是憎人富貴厭人貧的小資產階級,也是暫時未得權的共產黨。

 


 左翼廿一資深成員黃永志,故意曲解我用來指摘社運份子以搞遊行搵飯食的短文,來暗諷正在籌備Talk Show的黃洋達。


 

黃洋達反駁黃永志

 

陳秀慧反駁黃永志

所以王維基得到全港大部份人的支持,民望肯定全港最高是順天應人。相反左賊就淪為過街的喪家老鼠,人人喊打,確也實至名歸。兩者相映成趣。現在左賊更淪落成流氓一樣,不誠實的騙錢把戲被大眾當場揭破,全民聲討了,竟然左遮右瞞。先姑息養奸,包庇同黨。直至天怒人怨,處處被人追殺,就為保全組織而犠牲同伴。平日總愛高舉女權主義,卻喜歡在這種時候推女人出來扮弱者搏同情,難看得太緊要,簡直枉生為人。想反資本家,本來不是問題,也不掂量自己有多少斤兩。我奉勸各左賊不如快點去買磚豆腐撼向馬桶自盡,寄望投胎到大陸吧,屆到不啻可以品嘗坑渠油,還可以跟最喜愛的弱勢大陸蝗蟲,進行近距離的隨處大小二便的文化交流,實踐無產階級革命,名正言順,求仁得仁。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