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左膠怪論港鐵縱火案:傳媒不應報道兇徒有精神病背景?

左膠怪論港鐵縱火案:傳媒不應報道兇徒有精神病背景?



左膠怪論港鐵縱火案:傳媒不應報道兇徒有精神病背景?



有論者指摘,傳媒報道港鐵縱火兇徒身藏精神病患覆診卡,是對精神病患者的刻版定型。傳媒人柳俊江批評這種報道沒有科學精神,因為傳媒不會強調縱火與犯人的住屋、教育背景,卻會強調是否有精神病,而他認為縱火不必然跟精神病有關。另外獨立媒體網一篇文章,亦有類似論調,更指縱火之因由,需要仔細考証。

「縱火不必然跟精神病有關」、「縱火因由需仔細考證」,查就查吧,查到便報道,但左膠憑甚麼要求傳媒以「防止對精神病患者構成刻板定型」成為編輯方針,要求總編刻意剔除縱火兇徒持有精神病覆診卡的訊息?

一個人,在港鐵車廂拋氣油彈,而他袋裡有精神病覆診卡,因此極有可能因精神病發而犯案,故此覆診卡就是與縱火相關的訊息,需要報道;而讀者認為縱火與病歷相關,則是合理懷疑。設想他袋裡藏著的不是覆診卡,而是一條「Hong Kong is not China」毛巾,讀者就聯想起個別政團;如果他口袋裡袋著撕開一半的血跡結婚照,讀者就會聯想他受情傷而失控;如果他藏著曾俊華的選舉宣傳品,同一班對曾俊華愛護有加的左膠或泛民輿論領袖,必然大書特書陰謀論,指其他候選人插庄嫁禍。

而同樣,「Hong Kong is not China」毛巾、撕一半的血跡結婚照、曾俊華的宣傳品,邏輯上也不一定跟縱火有關,但道理上,傳媒是沒理由刻意迴避不作報道,大眾也沒理由假裝沒有聯想,因為,這是常理。但這卻是左膠執於打破的所謂「刻板定型」。

拒絕所有「刻板定型」?沒有定型,人類認知癱瘓


他們認為,看待縱火兇徒也好,或者是社會邊緣人,甚至看待任何人,不應該有任何簡單的歸類,不應有任何定見,任何預設。如果有個人在公共交通工具表現失常,根據拒絕「刻板定型」思考,就會如此:他表現失常,不代表他精神有問題;他精神有問題,不必然會傷害人;他有傷害人的傾向,不必然真的會攻擊人;他聲嘶力竭拿出一枝液體,不必然會刻意去濺向別人;他把液體濺向別人也不代表液體是腐蝕性,直至旁邊的你在一連串混沌的「可能性」反思中沒有走開而被濺中,就證實到是否真的傷害到人了。

正常的社會,有常理,見到有人表現異於常人會提防;但社會反對一切「定型」,我們的腦袋對人沒有分類、沒有定見,沒有任何前設去交流,就要迫使每個人遇上每個人,哪怕是陌生人,也要花上無窮心血去「仔細考證」一番,了解每個人的人格、心理、歷史、可能性,才決定跟每一個人的關係和距離。如此一來,社會是沒辦法運作的,社群和主流會瓦解,也是對人的折磨和愚弄。

那麼,社會總有對不同社群的定見,但如此一來就會加劇歧視嗎?這是偽命題。對不同社群有所定見、印象、框框,是客觀存在;社群間保持距離,無論精神病患者與常人,無論新移民與本土人,無論少數族裔與主流社會,或有隔閡、或有衝突、或有防範,乃歷史常規,左膠的文化政治不能面對社會客觀存在,便會做盡違反常理的事。左膠追求多元共融之法,是邪道,他們不相信常理,也不相信大眾,不相信社群自然而生的尋常隔閡,也不相信在公民社會的自由傳訊,可以促進社群間一定的諒解。因此他們直接選擇奪權,限制訊息流通,要傳媒服膺「拒絕刻板定型」方針,剝奪言論自由達至他們眼中的多元共融。



英文譯文 Translated Text in English: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