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悲哀的事》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悲哀的事》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悲哀的事》


「遲到了,遲到了。」

氣喘如牛、正倚在欄杆休息的家歡, 瞥見手錶上的時間後,馬上不敢造次,抖擻精神繼續出發,並加快腳步,希望盡快前往目的地。

他的目的地是一間教堂。五分鐘後,這地方將舉行一場婚禮。

對他而言,一場意義極為重大的婚禮。

教堂內,已坐滿了到賀的親友。適才主禮牧師亦帶領了新郎、伴郎、主席和一眾人等,進行虔誠的禱告,祈求婚禮進行順利。新娘、新娘的爸爸、伴娘和花仔花女亦已就位,預備在婚禮開始時,步入教堂。

新娘小欣的臉上,流露著幸福和堅定的表情。
然而半小時前的她,還是抱著非常複雜的心情,幾乎有放棄出嫁的打算。若不是伴娘兼好姊妹可兒的安慰,這時的她,決不可能如此堅定地站在教堂的入口處。

「妳和他已是不可能的了。」可兒說道:「這是妳必須要接受的現實啊。」
「但我真的捨不了他。」小欣的雙眼,淚水汪汪。
「我當然明白,但一切真的不可能再回頭啊。」可兒握緊小欣的雙手:「更何況,宏謙絕對是值得妳託付終生的好男人。」

小欣默然不語。

「還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看得出他是真心愛護芷澄和芯澄兩姊妹,絕無半點虛假或造作。」可兒續道:「單憑這點,他已算是萬中無一的好男人。」

芷澄和芯澄,是小欣和家歡的女兒。本來「歡欣」的一家四口,因為家歡的突然離去,轉眼間失去了「歡樂」。被撇下的三人,終日無比哀愁,幾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幸而宏謙的出現,填補了這家庭的心靈傷痛,為不負責任的家歡,扛下所有的責任,令這孤苦無依的三母女,重現生機,再次擁有笑容。

這天,小欣終於決定與宏謙步入教堂。
不過她的心底,卻始終忘記不了她曾經最愛的家歡。

步入教堂前的一刻,小欣還在不斷左顧右盼,似在偷偷期待看見家歡的身影。

「他會前來嗎?」小欣想道:「若他真的前來,他會讓我看到他嗎?」

在旁的父親,輕拍小欣挽在他臂上的手,安慰說道:
「我最愛的女兒,勇敢放下,活在當下吧。」
 
小欣聽罷,眼神再次回復堅定。她向爸爸點點頭,然後兩人一起,隨著《結婚進行曲》的音樂、和前方花仔花女和伴娘的步調,一步步的進入教堂。教堂內,前來道賀的親友們,早已站了起來,恭迎正在步入教堂的新娘小欣。親友們有的在流露羨慕的表情、有的在拿著手機拍攝影片、有的正在輕輕鼓掌、有的甚至激動得流下眼淚。

然而在小欣的眼中,她只看得見、亦只會留意兩個人。

一個,是今天的男主角、正在情深款款等待她的新郎宏謙。
另一個,則是遲遲未有現身的家歡。

對小欣來說,步入教堂的這短短一分鐘,簡直就像一生那麼長久。
這一分鐘,意味她要正式離開和忘記自己一生最愛的男人,再把自己的身和心,完全交及另一個深愛自己的男人。

看不到家歡身影的她,不斷向自己反問一個問題:

「我真的足夠的心理準備嗎?」

在還未找到答案前,她和父親,已到了宏謙的跟前。父親對宏謙輕聲的囑咐、和二人微微激動的擁抱過後,她的雙手,便被父親溫柔地交了在宏謙的手。

宏謙的手,因為緊張得不斷冒汗的關係,已完全濕透了。

就在兩人十指緊扣、四目交投的這瞬間,家歡終於到達教堂,目睹了這個情境。教堂內,似乎無人察覺家歡的到來,家歡亦只靜靜站在教堂中央走廊的末端,沒有任何異動。

這時候,宏謙剛好在與小欣四目交投的甜蜜中蘇醒過來,轉身望向人群。
他望向的方向,正是芷澄和芯澄坐著的位置。

宏謙在小欣的耳邊,輕聲說了句話,接著再轉而面向主禮牧師,說出他的打算。

「牧師,請問可以嗎?」宏謙期待。
「當然可以。」牧師微笑點頭:「去吧。」

接著,宏謙便前去把芷澄和芯澄領過來,與小欣各自牽一人,四人旋即笑逐顏開,一起面向主禮牧師,等待婚禮正式開始。

「感謝宏謙的細心,讓這對小孖女可以在最接近的距離,親身見證這件最幸福的事情。」主禮牧師笑道:「小欣姊妹,恭喜妳,妳找對了人啊。」

隨著詩歌的音樂聲響起,還在教堂中央走廊末端的家歡,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並輕聲說出了一句話。

「我終於可放心離開了。」家歡笑道:「小欣、芷澄、芯澄,祝妳們永遠幸福快樂。」

一陣風吹過的瞬間,家歡已消失不見。
他剛才站著的地方,留下了一件小小的東西。

那隻本來一直戴在家歡無名指,但卻在他抵受不住抑鬱症壓力自殺身亡的現場、尋遍不獲的結婚戒指。

【溫馨至此 悲哀的是 不會有下次  完了就完了 只有歷史  風流席散 剩下桌椅】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