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有了你》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有了你》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有了你》


「影碟找到了!來,坐下!」
「唉呀,又要看?」
「一年一次,給點面子吧。」

好不容易安頓女兒們在沙發坐下,她們卻一個滑著手機、一個在看「老夫子」漫畫,完全不專心,令亞木懊惱。

「拜託啊,先放下手機好嗎?」亞木笑道。
「你先開始放映。」大女兒頭也不抬:「播放開始,我自會看的了。」
「那妳呢?這本書妳已看了多次…」亞木轉向小女兒。
「這影碟也是一樣吧!每年也要我們看…」小女兒伸懶腰,不小心把書打在姐姐的臉上。
「喂,很痛啊,別靠過來!」大女兒叫道。
「妳不會坐開一點嗎?」小女兒反擊:「妳佔了太多位置,不公平!」
「別吵了,別吵了…」

面對女兒們的爭吵,亞木全無辦法,只懂傻傻陪笑和勸喻。
直至太太從廚房出來,端出香噴噴的糖水,她們方才「停戰」,爭先恐後前往餐桌。

「放手,這碗是我的!」
「妳盲的嗎?看不見這標誌嗎?快走開!」
「先停手好嗎?」亞木太太笑著臉:「讓我作出分配,包保公平公正。」

輕輕鬆鬆、哼著歌的亞木太太,迅速化解了女兒們的無聊爭拗,一家四口坐在電視機前,開始觀看影片。

「這麼多年,妳們還是會為小事爭吵。」亞木囉嗦:「難道沒聽過一人計短…」
「殊!安靜點,你在騷擾我!」大女兒義正辭嚴。
「你…!」亞木一臉不服氣。
「別動怒。」亞木太太輕拍他的背:「看啊,接下來便是演唱『愛的宣言』了。」
「哈哈,爸爸真『老土』!」
「對啊,歌詞既不押韻,音調也不對,難為了彈結他的海南叔叔呢。」

面對女兒們妳一言我一語的訕笑,亞木毫不介懷。他靦腆傻笑,一邊胡亂回應,一邊偷望身邊的太太。輕歪著頭盤膝坐著的她,流露幸福自然的笑臉。他心裡在想,十多年來她既為自己的健康狀況擔憂,也要為女兒的求學交友操心,經常奔波勞碌,但只要在紀念日翻看這段影片,她總會重新得力、輕省放鬆,展現最動人亦是自己最喜愛的表情。

變幻莫測、顛沛流離的人生,假若沒有最愛在旁,他可能老早放棄了。

「好悶啊,可以『快鏡』跳到最後嗎?」

不消一會,本來雀躍的小女兒,按捺不住怨聲載道。

「幹嗎要快鏡?接下來才最精彩!」亞木轉身大叫:「妳不也喜歡這環節的嗎?」
「重看又重看的片段,除了悶蛋如你,誰會不生厭?」小女兒冷冷說道。
「妳說甚麼?」一臉認真的亞木,陡然站起身:「我和妳媽的大喜日子,我希望妳會尊重。」
「爸爸,雖然妹妹太耿直,但我可是站在她一方。」大女兒接話:「所謂『忠言逆耳』,你也面對現實,放過我們好嗎?」
「妳…」

這時候,亞木太太輕拉他的手,安撫氣得七孔生煙的他。
亞木望向她,無奈皺著眉,不斷搖頭嘆息。

「別這樣對爸爸,好嗎?」亞木太太嚴肅:「我會放過妳們,但請先為自己的態度向爸爸道歉。」
「爸爸,對不起。」向來順服媽媽的女兒們,異口同聲:「我們知錯了。」

亞木點頭過後,女兒們旋即從沙發跳起身,取過手機、「老夫子」漫畫和零食,一溜煙衝進房間並關上門,留下亞木和太太在客廳「二人世界」。

「唉,真是…」亞木一臉無奈。
「這不是剛好嗎?」亞木太太微笑:「坐在沙發更舒適呢,來吧。」

二人安坐沙發,接下來播放亞木口中的「最精彩」 ─ 他在晚宴拿著結他自彈自唱陳百強名曲《有了你》的環節。即使結他演奏爛得不行,很多和弦也彈錯了,但亞木和太太也看得極投入,甚至同聲和唱。

「說來真是慚愧,這種爛技術也敢自彈自唱。」
「因為你本來是個不諳結他的低音結他手啊。」
「啊,妳終於知道結他和低音結他的分別嗎?那太好了!」
「多了兩條弦,當然有分別,不是嗎?這我一早知道了啊。」
「唏,當然不是這麼簡單…」

對於「結他」和「低音結他」的分別,亞木一向執著,不肯妥協。但當他板著臉,打算認真從理論、樂器結構和流行音樂歷史作出講解時,他看見太太流露的趣怪神情,忽爾明白了一件事情,也再次記起今天是甚麼日子。

不再煞風景的他,舒了一口氣,溫柔微笑,輕輕擁著太太。

「真的多謝妳一直照顧我,老婆。週年紀念日快樂啊。」
「我也多謝你肯讓我照顧,老公。週年紀念日快樂呢。」


【又一年了,衷心感謝。】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