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皇后像廣場

十六.皇后像廣場



送虎迎兔。農曆己卯年,兔年。

雖然,香港在很多年前已對爆竹煙花有所禁制,在這山頭,「辟辟啪啪」爆竹聲連連響起。易空在門前燒爆竹,迎接新歲,燒了近千響,燒光了特意買來的爆竹,便返回家裡,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特備賀年節目。看了一個小時多,易空呵欠連連,嘆道︰「這樣的新年,真是沒意思。」說罷,關了電視便在沙發上睡了。

年初二,易空如常地駕著深藍色客貨車搜尋目標,收音機在播放《今夜星光燦爛》。易空跟著唱︰「霓虹亮透晚上把城內也照亮,猶豫在馬路上,只求在這午夜找一個新方向。皇后像公園裡,光芒密佈結聚……」這時,易空突然停住,心道︰「咦!一直以來,夢中只是重複這首歌的高潮部分,也沒想到歌詞中有這個地方!」想到此,便駕車到這個地方看看。

皇后像廣場裡,易空走了一圈,沒看見什麼皇后銅像,只看見一個昃臣爵士的銅像,想起讀書時不記得在那一門課的老師,他說過那皇后銅像早已遷到了別處,那地方以皇后銅像命名,名為維多利亞公園。在印象中,去年這皇后銅像被一位大陸的行為藝術家用鐵鎚破壞,及潑上了紅色油漆。既然皇后銅像早已不在,易空現在來到這皇后像廣場,究竟有什麼意思呢?易空坐在一邊,面向立法會大樓,非常懊惱地沉思。

「我叫卡亞馬。」一把似曾相識的聲音,在易空身後說。
易空回頭一看,又是那個瘋瘋癲癲的胖子,雖然只不過跟這胖子見過幾面,易空已極其煩厭此人,毫不客氣地說︰「又是你?你跟蹤我幹什麼?」
「我叫卡亞馬。告訴你,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你醒醒吧!」胖子鬼鬼祟祟地說。
「醒什麼?我理得你什麼馬!」易空不耐煩地說︰「你不立即在我面前消失,你的處境比我更危險。」
胖子一臉可憐的樣子,聽命般向著匯豐銀行方向離開,離開時依依不捨地再三回頭。易空回敬他豎起一隻中指。
趕走了那自稱什麼「卡亞馬」的胖子,易空再次思索《今夜星光燦爛》那夢的意思。直至夜幕降臨,廣場內人流疏落,一個少女經過,易空便放棄那沒方向的思索,決定下手了。

幽暗的房間內,一名赤裸少女被綁在木床上,身軀顫抖。
「第十六位死者黃小姐,你好!」易空身穿厚風衣,揣著手說。
黃小姐寒顫不斷,聲音顫抖地說︰「你……你……想怎樣?」
「祝你新年快樂!唔……真巧,今年是己卯年,這年的干支紀年排序是第十六位,而你也是。」易空說道。
黃小姐面色難看,怨恨地說︰「瘋子!」
「很冷嗎?給你一點溫暖吧!」易空說著,然後抱著黃小姐。
黃小姐掙扎說︰「走開!」
「唔……不要嗎?」易空退身說道。
黃小姐看見易空的行為不可理喻,愈感害怕,哀求說︰「放我走吧!」
「不行!我要給你溫暖。」易空在房間內拖出一個大膠袋,然後倒出一地數不清的塑膠飲管說著。
黃小姐驚道︰「你……究竟……想……怎樣?」說著,已看見易空隨手拾起一支並點燃著。

塑膠飲管燒著,滴出火屑。

火屑滴落黃小姐身上,並且仍然燒著,極痛尖聲慘叫︰「哇……啊……」
易空看著塑膠火屑愈滴愈快,看著在黃小姐身上繼續燃燒的一點點火焰,看著黃小姐痛苦掙扎顫抖,傾聽黃小姐慘叫狂嚎,笑說︰「好好享受完這些,我會給你痛快的解脫!嘿嘿嘿……」

三個小時後,地下房間瀰漫陣陣燒焦了的塑膠味和烤肉味,再沒有慘叫哀號,只有陣陣嗚咽。易空看著黃小姐體無完膚的身體,黃小姐面容痛苦且一臉疲態。
易空問道︰「還在嗎?」
黃小姐眼光迷離,細細呼吸,沒有回應。
易空再說︰「好吧!我應承過你給你痛快的。」說罷,拿起了小刀,往黃小姐頸上一拉。黃小姐發出無意識的一聲︰「嗚啊……」

二十八日,中國作家冰心病逝,享年九十八歲。

 (圖片來源: Honta Lin via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