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返校》:抗爭中的篤灰者與捉鬼(´._.`)

《返校》:抗爭中的篤灰者與捉鬼(´._.`)



《返校》:抗爭中的篤灰者與捉鬼(´._.`)

(註:含劇透)

最近上映的台灣電影《返校》,在香港受到不少的好評,當中原因與電影內容以台灣動員戡亂時期的「白色恐怖」為背景,講述師生追求自由與警醒今人,不要忘記自由可貴,這種關於抗爭題材的電影,在今日香港的時局之中,使得不少港人深深共鳴。

不少人的觀後感都提到一句:「致自由。」引自電影中的一句對白:「白鹿予水仙:此生無緣,來世再見。致自由。」這句話令人觸動,除了因為這是電影的老師張明暉留給女主角方芮欣的遺書,寄予了死前念念不忘的濃情蜜意外,更表達對爭取自由的堅持。滿滿亂世中的浪漫情意。

《返校》是一齣好電影。筆者早前在電影院看時,聽到有觀眾感動地說:「我明白電影想說甚麼了。」相信是與香港現局有關吧?

筆者想說的卻是關於其中的一節,也是與時局有關,是關於抗爭中的篤灰者與捉鬼:為甚麼群眾可以將自己協助極權壓迫的罪孽,例如出賣(篤灰),如此輕輕帶過?為甚麼可以胡亂捉鬼(即細作、間諜),而事後若無其事?忘記不了極權罪行,但就可以對自己的罪行,不了了之。

首先簡述一下故事背景。《返校》原是2017年電玩遊戲,遊戲大熱後改編成電影。電影故事與原作有些許出入,簡略概述,原作就是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講述一名女高中生方芮欣因愛成恨,利用對自己有好感的同學魏仲廷,揭發與自己有師生戀關係、剛與她分手的老師張明暉,是禁書閱讀會的成員,致使校內的師生被政權迫害至死,而她事後懊悔,在校內自殺,成為冤魂,死後面對自我與救贖的故事。

《返校》透過方芮欣的懊悔不已,師生只是想閱讀關於自由思想的書籍,就因為政府嚴厲而禁書標準莫名,而最終慘死,要表達的是亂世過後,現在的一切一切,大家都應當珍惜。

在故事中的「鬼」,有幾種:一當然是主角所見的其他魑魅魍魎,影射方芮欣的心理陰影和政府的壓迫。二是主角本身,方芮欣自己擺脫不了懊悔內疚,成為冤魂。三是出賣者——篤灰者、鬼。

故事中以台灣地道語「抓耙仔」來形容通風報信的「二五仔」。故事中的真正「鬼」是方芮欣,她之後也真個變成了鬼,這是出賣者應得的下場。但過程中,同學在讀書會被封查後都誤以為魏仲廷是告密者,不斷欺凌,直至魏仲廷忍受不住,向當局自首,結果判刑15年,解嚴方釋(電影則是因為魏仲廷的同學游聖傑,為了守密幫魏仲廷,而被欺凌,最終被教官槍殺)。

遊戲故事當中,讀書會一行人均是死守秘密,拒絕招供出賣同伴,個個都是骨氣奇高的忠肝義膽之士,魏仲廷是洩密者,最後因為大眾捉鬼,迫至自首,坐了十五年監。

第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筆者見很多人都對結局很感動,說「致自由」——令故事中的自由鬥士白白喪命的篤灰閪方芮欣,到最後了結心願喎,講到解心結、可以超生咁樣噃,你地有幾支持自由呀?爭取自由嘅畀人篤死晒,死左就一了白了,唔洗受架?

遊戲《返校》所謂True Ending,係因愛成恨主角方芮欣,利用完對自己有好感的學弟、讀書會成員魏仲廷謀取讀書會書單,暗算殷翠涵老師,原因是方以為殷翠涵是與自己有師生戀關係的張明暉的第三者,所以向政府舉報,原以為只會害死殷翠涵,卻連男友和同學都枉死,而洩漏書單魏仲廷就先被校內同學當成二五仔,迫到自首坐十五年監,搞到幾條人命枉死,搞到人入政治黑獄,最後因愛得救,張明暉同魏仲廷的愛,加上死後面對自我,所以早早因為篤灰悔疚在學校自盡,成為冤魂不散、陰魂徘徊學校的地縛靈的方芮欣,雖然未至超生,都貌似得以了生前之結。

吓?因為妳條八婆誤會,害死幾條人命,害到人白坐十幾年,咁就可以了心結,可以唔洗繼續死後受苦,或者受少啲苦?屌你啦~

所謂的Bad Ending,係方芮欣沒有坦誠面對自我,所以要在被自己所苦的人挖苦、詛咒之下,落地獄受苦。以她作的孽而言,這是她應得的。這才是大快人心的結局吧?就算你屋企係破碎家庭,男老師啱啱飛你,好可憐呀~關我撚事?你好慘,所以害鳩死咁多人就可以得到原諒,最衰都係政權?屌你都真係痴撚線,你借刀殺人呢。算你知訂,早死自殺,唔係皇天擊殺你仲慘;落地獄,你就梗架啦。

最好的結局就係有報應。要知道,篤灰者沒有好下場,未及身而報,遲早都會到。但香港人唔.介.意。清秀靚女高中生,破碎家庭,失戀,好可憐~~~所以篤灰篤死幾條(電影中應為六人,遊戲中則有一幕是八人被押走)人命,唔緊要,可以原諒。

成班黃絲帶都發神經。

順帶說兩句關於學生。魏仲廷雖然是學生,也是故事中的洩密者,罪孽僅次於方芮欣。作為秘密組織的成員,要有自覺,不要輕信沒有投名狀的人,縱使是有好感的對象,不然就會有人被累死。這是嚴苛,但這是亂世中不得已的生活方式的要領。

現在香港的示威運動中,不少是學生、青年,這會難為你們,但這是保命的要旨,沒有同場作戰過這類投名狀,就不要輕信對方,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

因為你不知道你身邊有沒有一個看起來清清秀秀純品的美女或型男同學,背後是發神經的。

第二個很可笑的現象是:沒有追求自由,沒有勇氣對抗極權的大眾,讀書會在時沒有正面迎擊政權,讀書會事敗後也沒有因而受鼓動站出來,做的就是欺凌,欺凌洩密者就當了自己的是正義的化身,繼續過活。這不論是在電影還是遊戲中,都輕輕帶過。不是說人人都應該站出來對抗極權,這可以自由選擇,不過不要忘記:這地方我也有份。有人死了,關你事;你迫死了人,更關你事。

如果說「我不會忘記的,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一句,令人觸動,喚起對極權的記憶的話,那麼請連帶記住:這地方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你有份。不會因為你事後有出力,罪就沒有了。不會的。你以為你是無罪,你只是口說不忘不忘不忘卻通統都忘了。

這才是香港現況,需要警覺的是:我們身邊有很多,很多這種人在。不可能區隔,甚至自己也可能是也不知。要做的是真切反省自身,知己之罪而後行。前因已種,果報要受,受罪之中更要努力去還。

最後一件可笑的事是:口說「致自由」的人,只許人人黃色,不許有人中立;說「永遠都不會忘記的」,理大入面有人受困時去區選投票,理大的人?忘了。

為甚麼群眾可以將自己協助極權壓迫的罪孽,例如出賣(篤灰),如此輕輕帶過?為甚麼可以胡亂捉鬼(即細作、間諜),而事後若無其事?忘記不了極權罪行,但就可以對自己的罪行,不了了之。當然是因為他們不自覺己罪,事不關已,所以肆無忌憚。他們總是要求其他人,怪責其他人,迫死人不要緊,不直接操刀嘛。直接操刀就變成與極權一樣,不可以喲;但是借極權刀殺人就可以,因為殺人的是極權,我手上沒有鮮血。

根本是,極權可以壓迫人民,就是有容許壓迫的人在。那鮮血在極權手上湍流,由上而下落到人民的頭人,覺得可以借刀、可以高壓統治的人,雙眼和頭腦都已經是濁血。薰陶成的,要大徹大悟才改得了。大多數都是不會變的。

這最後一件可笑的事,也是最可怕的事:因為我們身邊有太多、太多了,捉也捉不了,唯有做好自身,自求多福,天佑義民。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