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官方TSA委員會不代表我

官方TSA委員會不代表我



官方TSA委員會不代表我



那個甚麼「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委員會」開了會議,一班有「不取消小三TSA」前設的委員,只議及操作及題型等不再是家長要求的議題。這些委員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漠視執行操作的學校、校長和老師的需要。

為了保住已經死不足惜的TSA,整個教育界放棄了公平、誠信與社會正義。為了保住TSA,補課變成活動,TSA操題卷變成補充練習,全部教育界的人包括老師和校長,親身示範甚麼是語言偽術,甚麼是「走精面」。這班大人要為孩子們立一個甚麼的榜樣?我們可如何培養下一代?

家長和孩子才是整個教育體制的最終使用者(End-user),可是家長和孩子同被摒棄於體制外,從沒有參與制定教育政策的權利。被委任到體制內的代表,都是各懷鬼胎的偽代表。最佳例子就是所謂的家長代表湯修齊,本身是多間中小學的校董,他能否真正代表家長意見明顯成疑。其他偽代表還有各區家長教師會主席,最佳例子當然是李偲嫣了!

當沒有能力送子女離港升學的家長乾著急,這班手握掌控教育資源的委員,包括考試及評核局秘書長唐創時,以及教育局副局長楊潤雄,分別送其子女到美國及國際學校就讀。香港的教育弄得再爛再臭,都與他們無關痛癢。

我們家長的要求十分清晰,就是要更多的教育資源,要更多有心有力的教師,要更高學歷和專業訓練的教師如德國及芬蘭等,要真正的20人小班教學,要更有效率的教學,要更有社會責任、道德觀念和有真正家長參與的各個教育諮詢,要有真正前線教學經驗的如Pasi Sahlberg等層次的專家領導教育界等等。

國際的教育界正在反思這些評比和考核的意義和盲點,香港一眾的教育官員和委員,你們還要再沉淪於這堆根本無助全人發展的數字到何年何月何種地步?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