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指鹿為馬重演,負荊請罪罕見

指鹿為馬重演,負荊請罪罕見



指鹿為馬重演,負荊請罪罕見


(網絡截圖)


悲劇經過蘊釀後,可以創作成笑話;但笑話變成現實,那些人就是一個悲劇。當整個社會重新上演一次「指鹿為馬」,推波助瀾的人也沒有負荊請罪。但是正所謂「勿以惡小而為之」,不義之民,又豈會有善終呢?

數千前的教訓,成語「指鹿為馬」,大家耳熟能詳,但是香港就正正重現了同一件事,「指羊為狗」。事源一個名叫Loy Ho(何來)的人,在網上指控元朗金輝徑的食肆「文樂美食小炒王」(下稱文樂),聲稱該店賣的不是羊而是狗,並獲專業人士助證,引來網民蜂擁抨擊。然而,在事件未明真偽之下,泛民的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即去信警方調查,令文樂受到進一步的壓迫,其後更厚顏到文樂與店主同枱食飯。到前日該店公布食環署的化驗結果,證實店中所賣的確是羊,而非謠言的狗。

古語的訓誡,可供後人從錯誤中學習。「指鹿為馬」,訓誡後人切勿顛倒是非,須要分清黑白;「負荊請罪」,訓誡後人犯錯後應主動向對方承認錯誤,請求責罰和原諒。兩個成語,都是因錯事而起,教的是人應當正直誠實,坦然認錯。

兩個流傳千年的古語,小學生也明白的道理,卻是那些泛民議員及其支持者所遺忘,甚至始作俑者的何來,也未見道歉。當化驗結果出爐後,有頭有面的泛民議員鄺俊宇,卻是連坦然認錯也欠奉,若無其事,似是忘記自己作為議員,未明事實真偽,就以權力向政府部門施壓,禍及無辜,這是濫權,此其罪之一。單憑相片,不辨真偽,未有求證,表現自己關心事件,但卻連自己求證的功夫也不做,貿然去信政府,是既要賺廉價的掌聲,卻不打算付出一分一毫,實乃不負責任,此其罪之二。既是無理向小店施壓的壓迫者,卻要與店主裝朋友,偽裝持平公正,寡廉鮮恥,此其罪之三。泛民的支持者或者盲動的群眾,在得知自己「指羊為狗」後,所作所為,與趙高指鹿為馬一般,有的敢直言承認馬再認錯的,但少之又少;有的以陰謀論說辯駁;有的以店主公開擺放動物屍體,是侮辱動物云云,拒絕認錯,為己開脫——若果公開擺放動物屍體就是侮辱動物,那麼街市肉檔實在罪莫大矣!

中國秦朝,奸臣弄權,指鹿為馬,可以蒙蔽君主誤國,尚有人民起義;現代香港,上有港共威權,下有民粹盲動,民意代表的泛民議員鄺俊宇可以未明真偽,即去信警方調查,真相大白,民意代表和群眾對自己的指羊為狗,未有悔意。面對悲劇,人要了解當中過失反省己身,才能夠進一步昇華為喜劇,不義之民,只會沉淪於永遠悲劇之中;而義民,自然可以假以時日笑談悲劇。

 

 

注一:成語「指鹿為馬」,語出於《史記.秦始皇本紀》:

八月己亥,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

語譯:秦二世胡亥登位後第三年,趙高因為義軍勢大,打算弒君,另立新君平息民怨,但害怕朝中的大臣不服,所以設計試探。他命人獻上一頭鹿給秦二世,並在群臣面前指著鹿說:「這是我獻給您的馬。」秦二世笑說:「丞相跟我開玩笑吧?怎麼將鹿說成是馬呢?」趙高問朝中左右的大臣這究竟是鹿還是馬,有的默不作聲;有的為了討好趙高,就說獻上的是馬;有的堅持說是鹿。趙高暗中記下了那些正直大臣的名字,後來就借故把他們殺害了。朝中大臣從此怕了趙高。

 

 

注二:成語「負荊請罪」,語出於《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

相如功大,拜為上卿,位在廉頗之右。廉頗曰:「我為趙將,有攻城野戰之大功,而藺相如徒以口舌為勞,而位居我上,且相如素賤人,吾羞,不忍為之下。」宣言曰:「我見相如,必辱之。」相如聞,不肯與會。相如每朝時,常稱病,不欲與廉頗爭列。已而相如出,望見廉頗,相如引車避匿。於是舍人相與諫曰:「臣所以去親戚而事君者,徒慕君之高義也。今君與廉頗同列,廉君宣惡言而君畏匿之,恐懼殊甚,且庸人尚羞之,況於將相乎!臣等不肖,請辭去。」藺相如固止之,曰:「公之視廉將軍孰與秦王?」曰:「不若也。」相如曰:「夫以秦王之威,而相如廷叱之,辱其群臣,相如雖駑,獨畏廉將軍哉?顧吾念之,彊秦之所以不敢加兵於趙者,徒以吾兩人在也。今兩虎共鬬,其勢不俱生。吾所以為此者,以先國家之急而後私讎也。」廉頗聞之,肉袒負荊,因賓客至藺相如門謝罪。曰:「鄙賤之人,不知將軍寬之至此也。」卒相與驩,為刎頸之交。

語譯:藺相如因澠池之會被拜為上卿,廉頗忿忿不平,說道:「我身為趙國將軍,有著攻城野戰獲勝之大功,而藺相如只不過靠巧言之功,居然位居於我之上;而且藺相如出身卑賤,要我位居其下,對我而言實在是極大羞辱。」於是廉頗聲言,如果他看到藺相如,必定會羞辱他。藺相如在得知此事後,不肯與廉頗會面。在早朝時,經常稱病不去。有一次,藺相如出門時,在遠處望見廉頗,即時改變行車方向,以躲避他。但這個舉動使得其門客亦感到羞恥,質疑藺相如膽小怕事。藺相如無奈,只有向他們說道:「大家認為廉將軍可否與秦王相比?」眾人回答:「不可」。藺相如再說道:「即使以秦王之淫威,我也敢在大殿上對其叱喝,並羞辱秦國群臣。我雖然不是甚麼勇者,但怎麼可能怕廉將軍?其實我只是顧念趙國之社稷,強秦之所以不敢攻打趙國,是因為有我們兩個人在。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如果我公然跟廉將軍鬧翻,秦國必定趁機出兵攻趙,趙國就危險了。我之所以如此躲避廉將軍,實在是因為國家大事遠較個人恩怨為重。」廉頗在得知此事後,即時袒露背部,並背負荊棘至藺相如門前謝罪。廉頗說道:「我實在是鄙賤的人,竟然不知丞相如此寬宏大量,因而來此謝罪。」藺相如接受廉頗的道歉,結為生死之交。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