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華夏文明的製器精神(上)

華夏文明的製器精神(上)



華夏文明的製器精神(上)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48期(復刊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華夏是早熟文明。成熟定義之一,是觀看世界的方式,從長遠的因果,既重變通,更重長治久安的知止修養。

西方到近代民主社會才深切體會並且提出「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華夏文明遠至商周,甚至傳說中的黃帝時代,在製作器物上,已懂得將「克制欲望」這種核心的道德修養知止觀念融入其中,這種百姓日用而不知的文化,甚至一直延續到近代民國,綿綿若存,從未斷絕。

那麼就從黃帝說起吧,他可算是華夏發明集團的主腦,寄名在他管治團隊的發明,包括黃帝本人、部下及親屬,多不勝數,其中影響最深遠可列入十大發明,按重要性排序,包括有:1文字、2養蠶造絲、3冶煉、4醫術、5指南車﹙包含造車﹚、6房屋、7炊具、8音律、9設阱補獸、10造鏡。﹙詳情請收看熱血時報節目《建國神話》第五集:大發明家黃帝﹚

在十大之外,有一項標誌黃帝形象的發明,就是他設計的時裝:冕旒。冕是冠冕,旒是冠冕前後垂下的珠串。華夏文明一直強調實用,這些垂下的珠串到底有甚麼用途?有說是阻擋皇帝上朝時的視線,以免隨心所觀,增加欲望,例如《世本》記載:「黃帝作冕旒,垂旒,目不邪視也。」這只是說對了一半,因為垂下珠串後面皆有,人無後眼,其實不必前後一貫,多此一舉,不過從調節欲望的方向來看是對的,那就是說,皇帝戴上冕旒,讓他不方便亂動,只因皇帝一言九鼎,亂動胡言,心神不正,一個錯誤決定,勢必貽誤蒼生。

黃帝創製的冕旒,及後在歷朝帝皇儀範裡成為定制,一直沿用下來,我們看歷代帝皇畫像,均可以見到。

這種克制欲望的製器心態,在商周時期的飲食器具上更加突顯出來。《禮記》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因為除了男女之情,飲食是最容易誘發欲望的所在。我們在商周的青銅飲食器具上,經常會見到饕餮頭部形狀的裝飾,稱為饕餮紋。饕餮是傳說中一種貪食無饜的兇惡神獸,最終是暴食哽死。《呂氏春秋》曰:「周鼎著饕餮,有首無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報更也。」從典籍的解說,明顯地以惡果警示戒貪,用於鼎食之器上面。不過,這種透過觀看的內省警示,在興高采烈飲宴場所以及飲酒至醉醺醺之時,未必有效,所以青銅飲酒器具「爵」,在形製上,杯口有二柱,作用是讓士人夫乾杯不便,因為舉杯傾盡,杯口的雙柱就會「篤眼篤鼻」。更且銅柱頂端是眼睛造型,每當人杯四目交投,以期達至厲眼止飲之效。製器者背後的心態是要控制飲酒勿過量,以免士大夫酒後亂性,胡亂行使公權力,百姓受害。因為根據《禮記》的記載,凡是盛酒之器皆曰尊,飲酒之器皆曰爵。尊爵都是士大夫階層的飲酒器具。

﹙未完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