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訪問屋邨小店老闆 親述領展壓迫屋邨13年

訪問屋邨小店老闆 親述領展壓迫屋邨13年



訪問屋邨小店老闆 親述領展壓迫屋邨13年


(Tony Lam拍攝。華記粥品餐廳的老闆梁任葵正在製作腸粉。)

「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明朝大儒顧憲成在東林書院的門前題上這對對聯,表示士人對於黎民蒼生,事無大小,都要關心。這個專欄名為「聲聲入耳」,就是專門訪問基層市民的生活點滴,面對的社會不公,透過文字展示出來,為民發聲。

今天要說的,是一間屋邨小店因為領展(前稱領匯)入主屋邨,經營日益困難,生存空間越益狹小的故事。


領展加租頓成經營難關

梁任葵,70歲,經營的「華記粥品餐廳」位於安定邨,營業36年,生活一直平穩,直至領展,當年仍稱為領匯入主屋邨,就令梁老闆面臨極大的租金壓力。

安定邨,香港第100條屋邨,1980年落成,而「華記粥品餐廳」的老闆,就由1982年開始正式在安定邨的街市熟食檔開業。36年以來,梁老闆和弟弟一同經營這個粥檔,除了日常管理,更會親手下廚,梁老闆主要負責樓面、腸粉、「油炸鬼」等,弟弟主要負責粥品。兩兄弟一同經營粥檔,兄弟同心合力,一直以來,無風無浪,直至領展來到。

領展接手安定邨的商場管理後,首先做的就是翻新工程,梁老闆的粥檔首當其衝,面臨瘋狂加租壓迫。

「當年領展嚟之前,租金大概1萬左右;領展一嚟到,就講一間鋪5萬。」當時不少與梁老闆相鄰的熟食檔,都不接受租金加幅至5倍,而領展的態度就是「你唔願租咪唔租囉,冇人迫你。」

結果,與梁老闆同期的熟食檔,足足有8間同一時間倒閉,從此消失,經營30年的屋邨鋪,人去樓空。



(Tony Lam拍攝。位於屯門安定邨的華記粥品餐廳的店面。)

違屋邨「聚寶盤」原意,領展租金形同抽成

以往的公共屋邨,就是讓基層享有一個穩定、質樸的生活,屋邨的商銷都是以價廉物美為主,為的是讓基層積蓄,向上流動,公屋就和明朝民間傳說,富商沈萬三聚財法寶「聚寶盆」一樣,平平無奇的小市民,經公屋「聚寶盆」的點化,一步一步積累資本,向上流動,慢慢成為中產,如同一個溫室、一個避風塘。但是領展入主公屋,卻破壞了這一切。

單看上述的增幅,領展的公屋商鋪似乎只是增加5倍,然而真情並不如此,因為當年1個鋪位的面積已經等同現在的兩個鋪位,而梁老闆為了維持以往的粥檔大小,租的是兩個鋪位,領展的實質租金加幅其實是足足10倍之多!

但是不止於此。老闆又說:「加埋管理費、雜費個啲,去到十一、二萬都有。個租金都定咗。」筆者追問「租金定咗」的意思,老闆說道:「上面(領展)啲人好叻,知道我賺幾多,有數得計,(租金)冇得少。」言下之意,即是現在鋪位的租金,是根據領展估算商鋪的營業額而調整,梁老闆估算,租金大概是一年總營業額的14%。若果連同雜費一併計算,總數更是不止於此。

從數字上看,營業額14%的租金似乎並不算多,然而計算其他的支出,收支其實很難平衡。梁老闆舉例,「食物原料(價格)每年都加;15、16年加好多,加咗20幾%。」計算員工薪金,燈油火蠟等支出,梁老闆的粥檔實際上只能勉強收支平衡。

在這種增幅之下,梁老闆表示領展下一次加租的時候,粥檔很大機會結業。「依家勉強收支平衡;下次加租加得太犀利嘅時候,就真係做唔落」。


 

(Tony Lam拍攝。)


小店續租任領展宰割

領展的租金壓力是屋邨小店經營的一大難關,但是,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例如續租的細節上,小店難以與領展平起平坐,商討合理的租約條款。

梁老闆的粥檔在領展來到後就要休業一年。雖然領展有和梁老闆商討租約,但是領展是站在高高在上的位階,恃勢凌人。梁老闆憶述最初領展和他講述續租的問題,領展已經掌握住主動權:「領展覺得你(原有商鋪)符合佢條件,咪畀你租囉」,所謂的條件主要是商鋪的營業額,如果領展認為這間商鋪賺得不夠多,就不給予續租。

梁任葵對續租的事其實所知甚少,領展沒有透露太多,他亦不懂得如何處理。「當時領展嚟到,就同我地講要翻新收鋪」,梁老闆根本不知到底要休業多久,知道的資訊很少,「領展淨係同我地講(翻新之後)租金幾多,問我地租唔租?」

梁老闆表示他只能相信領展開出的條件,因為他不懂得英文,根本不懂得如何與領展商討租約條文,不像大公司一樣,可以與領展平起平坐,商討租約。梁老闆講述當時的傾租約的狀況,「我同朋友兩個人,領展叫我上去簽約,領展嘅人畀一份寫滿英文的合同我,我同朋友都唔識睇,領展嘅人話租金係幾多,租約3年,我哋只有信佢就簽。」

梁老闆又說到大公司的簽約狀況,比他優厚得多。他以在他店鋪對面一間已經結業的連鎖書店為例。據他所知,該連鎖書店的租約條件已經和他的有天淵之別,該書店的租約並非3年死約,簽了就一定要3年內繼續經營,而是為期半年,而且一旦經營困難,可以隨時結業,梁老闆形容:「個啲大公司(商鋪)係領展請佢哋黎租鋪;我哋係求佢畀我哋係到做。」

而在這休業的一年,梁老闆被迫遣散跟隨他多年的員工,當中不少老員工從此訣別;他當時沒有收入,只能靠積蓄渡日;又要擔心重新營業時,營業額會否不理想,當時的生活十分迷惘。「個陣我都唔知要裝修幾耐,領匯話要收鋪,但收幾耐、裝修成點,我都唔知。一直到裝修好我先知。」


心靈寄托粥檔,小店難抵領展

「華記粥品餐廳」,是梁任葵一生的心血。「我讀得書少,唔做,又可以做啲咩?」經營了36載,梁老闆一直將「華記粥品餐廳」當作心血來看待。但是隨住領展加租,各樣支出上漲,加上年紀老邁,經營百上加斤。

梁老闆懷緬舊日風光。「我仲記得好清楚,個陣係1982年4月27日」,「開張嘅時候,有成10間鋪一齊開」,好不熱鬧。雖然安定邨最初落成的時候,屋邨的配套簡陋,但是老闆覺得那幾年的生活,過得最開心,正正因為開心,「最初開張那幾年,由朝做到黑,做到冇停手。當時出面幾廿人排隊,等拎外賣,我一直做到一點幾,第二朝由6點鐘起身繼續做。」往時,就和好友到屋邨的酒樓聚頭,但是那間酒樓早年已經因為領展加租而倒閉。

梁任葵慨嘆:「依家生意難做。」屋邨小店在現時的市道,領展的高壓租金政策,唯利是圖之下,小小粥檔,已經不如以前的安穩,而是風雨飄搖,後繼無人。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48期(復刊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