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講兩句「多餘的話」

講兩句「多餘的話」



講兩句「多餘的話」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48期(復刊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二○一六年選舉過後,啟動永續基本法的自救工程落空,喪失了和平改變現狀的主動權。原已有香港政局將更形惡化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近來的爭執,竟先帶來個人心理創傷;而受此紛擾所影響,守護十五萬香港最後一批義民的選後規劃,恐怕也要打上折扣。雖然吾人深信,為理念而投票,以至投身選舉工程的,肯定是十五萬堅實核心的多數。

《基本法改良芻議》是吾人十多年來政治事工及思想演進的下一步 ── 始於黃毓民教授打破「民主派vs. 親共派」的正邪二元對立迷思,到陳雲博士道出九七後香港被中美共同宰制的實相,受兩位前輩的啟迪,由二○○四年底投身網台,至後來加入政團、全職助選、政策研究和捉刀等等,在思想文化抗爭的戰線奮鬥至今,都只是為了「打破悶局,帶來改變」。


永續基本法工程失敗    唯著書立說為後人鋪路

二○○八年起開始協助黃毓民教授籌劃文字工作,當中有不少是關乎意識形態的重要論述,這當有不少陳雲博士的主張在其中。由二○一二年底至一五年中,用了三年半時間,為修憲主張提供理論基礎,以及實踐的具體計劃。當下既然無法借五區當選的槓桿效應,由第五條的「五十年不變」年限起,在議會動議逐條修改《基本法》。那麼提出修憲的具體通盤計劃,《基本法》哪些條文需要修改、為何要改,及如何修改,就是在此萬馬齊喑的日子,即使願景今天不能實現,也應及早作真正有意義的事情,為後來者提供參考,又或巨變機遇來臨時,可進行重新立約的初稿。

動筆之時,得悉劉曉波先生保外就醫,卻已陷入末期肝癌。《零八憲章》背後的一些精神,與本書切合,也是改良主義路數,換來的卻是遭到共產黨慢性虐殺。香港的自由所餘無幾,國際局勢風高浪急,若一如本書所說,中共透過《基本法》第十八條的緊急狀態條文取消香港法制,作者恐臨滅頂之災。故二○一六年九月四日之後,已有時日無多的覺悟。現終與鄭松泰博士完成本書,為後人鋪路,即使明天遭赤色恐怖毒手,也總算放下一件心事。

有此心境,才會借用瞿秋白的政治遺書,作專欄名號。


興風作浪無益    倒不如多做實事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既然如此,周遭一切無助「打破悶局,帶來改變」的是是非非、「重臣」幫閒們自以為可把其主「私有化」、反轉豬肚的諸般興風作浪等等,就顯得微不足道。

與其在網上以至網台開咪「打飛機」、hashtag「老師又中」單單打打,又或重彈「邪教論」舊調,倒不如潛心構思《香港共和國憲法》、《英屬香港自治領憲法》,或超越陳雲博士的論述,才是有營養及意義。


(本文原出於《基本法改良芻議》的〈自序〉,再作增刪。)


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