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開戰,然後呢?

開戰,然後呢?



開戰,然後呢?



蔡若蓮當教育局副局長,對香港教育界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蔡出身的教聯會,成立於 1975 年,較教協遲兩年。按照中共慣常做法推敲,有民主黨就有民建聯與之抗衡,有黃絲就有藍絲與之抗衡,有港獨青年就有「不容分裂國家」的年長愛國者與之抗衡,教聯會極有可能是當年中共一手扶植,用作取締教協。蔡於教協萬人聯署反對下仍居高位,此舉等於給教協一記耳光。教協地位岌岌可危,中共奴化教育隨時上場。

教聯會轄下的國民教育服務中心,2012 年曾出版「中國模式」教材,稱讚中共為「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該會理事鄧飛談「佔中」,視之為「犯法」,全不認同其屬「公民抗命」,語調與親共建制派相同。據聞蔡將肩負政治任務「教育青少年『我是中國人』概念,及將中國歷史納入初中必修科」,屆時中國歷史教育會變味變到何種程度,大家不難想像。

泛民因此視蔡當副局長為 (向民主派、向公民社會)「開戰」,林鄭卻顧左右而言他:「好難明白一個副局長的委任,提升到跟教育界開戰。」這也難怪,汪精衛怎能違逆日本皇軍的旨意呢?最可悲要算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自行物色?自行推薦?同流合污做幫兇,何苦?

真正的中國歷史教育,應該如新儒家學者徐復觀所講:「(發掘歷朝) 以各種方式反抗專制,緩和專制,在專制中注入若干開明因素,在專制下如何多保持一線民族生機的聖賢之心,隱逸之節,偉大史學家、文學家面對人民的嗚咽呻吟,及志士仁人、忠臣義士,在專制中所流的血與淚」,從而證明「在專制下的血河淚海,不激盪出民主自由來,便永不會停止。」(<良知的迷惘 - 錢穆先生的史學>)

一味把南昌、秋收暴動美化成起義,八年抗戰改作十四年,宣稱中共是孫中山「最忠實繼承者」,習近平正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此非教育,只是政治洗腦!政治洗腦是會產生恐怖後果的,1967 年「反帝反殖」、「鬥私批修」的教條主義式灌輸釀成大暴亂,北角小姊弟枉送性命,林彬被活活燒死,便是一例。

各位老師,你們敢冒著摔破飯碗的風險,本乎良知教育下一代真實認識中國嗎?

戰爭已經開始,你們選擇舉手投降抑或負隅頑抗,將嚴重影響下一代能否健康成長。

請謹記,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