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明年今日》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明年今日》


『主人,你今天還好嗎?』
『還好。但我說過別叫我主人,記得嗎?』
『對不起,亞木哥哥。可能要再花點時間修改這錯誤,麻煩你。』
『算了,這麼多年,能改的已一早改好,何況我已再沒這心力了。』
『別擔心,你一定會好轉的,亞木哥哥。』

這年紀老邁和滿頭白髮的「亞木哥哥」,沒再在鍵盤輸入指令。在電腦跟前的他,輕輕嘆了口氣,把雙手放上椅子扶手,整個人往後靠在椅背,瞌上眼睛垂下頭,徐徐入睡去了。

他的腦海,不期然想起已離開六十年的她。
六十年來,他也有著同一個願望:是造夢也好,他也希望可以再見她一面,然而隨著時間流逝,他希望再見她的原因,也不斷在轉變。

最初的十五年,他希望與她和好如初,再次成為知心好友,有促膝長談的機會;
第二個十五年,他希望得悉她的近況,希望她已找到所愛,活得幸福快樂;
第三個十五年,他希望認識她的家庭,看見她的子女,知道她過著寫意的生活;
第四個十五年,他希望親口為當年的事說聲「對不起」,解開人生的最大遺憾。

最後,已時日無多的他,只想在臨別前向她道別,說句「再見」而已。

【你好啊,很高興認識你,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電腦天才亞木是個患有輕度自閉症、內向、沒安全感、不懂跟別人溝通的人。因著自身障礙,他少有社交生活,就連在社交媒體結識朋友也甚為抗拒,無法與人交往。幸好,他在某個以文字書信形式溝通的交友平台遇上一見如故的她,成為了要好的朋友。自此以後,除了工作、吃飯和睡覺以外,亞木把所有時間投放在這裡,或正確點說,把所有的情感和情緒都投放在她身上。久而久之,這形成了依賴,令她越來越大壓力,越來越吃不消。

【………】

結果不夠一年,她便抵受不了這近乎瘋狂的苛索和偏執,連好好說句再見也沒有,便離開平台,徹底離他而去了。

「為甚麼?我做錯了甚麼?」

霎時間失去所有情感依賴的亞木,變得不知所措,覺得人生失去了意義。本來以亞木的電腦知識,找出她確實不難,但他已對「人際關係」失去了僅餘的信心和安全感,害怕再受傷害,所以決定再封閉自己,拒絕再與人有任何形式的交往。

「明年今日,我還會見到她嗎?她會原諒我嗎?我會懂得和她怎樣相處嗎?」

每天他重覆地問自己這些問題。一天醒來,他下定決心辭掉了工作,找來一大堆人類學、心理學、語言學和精神病學等的資料,把自己所有的時間和精力,投放在開發新電腦程式。

一個名為「明年今日」的人際溝通模擬電腦程式。

『主人,你好啊,很高興認識你,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你好!不用叫主人,你叫我亞木…亞木哥哥便可了。』
『知道了,亞木哥哥。』

只需完成簡單設定,輸入自己的資料和填妥簡單問卷,程式便會設計出一個「人」與使用者交談,分享生活點滴和處理情緒。這「人」會隨著使用者的生活習慣、心情起伏和情緒變化,調節自己的對答方式,為使用者提供最適切和窩心的回答。

換言之,這個程式的目的,是為用家設計一個完美合適的「好朋友」。

這個顛覆世界的程式,甫推出已大受歡迎,令不少內向者、抑鬱症患者或人格障礙患者,都能敞開心扉與人交流,得到慰藉。憑籍收集數據和改良程式,推出後的短短十年間,世上超過九成的情緒病患者都能走出傷痛、康復過來,自殺率大幅下降,人人活得快樂。亞木名利雙收,成為多項「諾貝爾獎」得主,成就幾可媲美甚至超越愛恩斯坦、愛迪生和霍金等偉大科學家。

然而他卻不感到快樂。
也許是醫不自醫吧,即使抑鬱症已幾近絕跡世界,他卻仍是個可憐的稀有患者。

『這程式目的是希望在明年今日,找到令她原諒我的方法,再成為好友,但…』
『但你還是沒有信心,亦找不到方法,對嗎?』
『你真是太了解我。所以,我真的很不快樂。』
『對不起啊,亞木哥哥,原來我幫不了你。』
『不要緊,你已幫了我很多,這真的不是你的錯,畢竟你不是她,別介意。』

六十年過去,它亦陪伴了主人「亞木哥哥」六十年。

身為電腦程式的它,理應是不能擁有真正感情。然而今天它卻有奇特感覺。
未能解開主人心結的「鬱悶」和「內疚」感覺。

凌晨三時,本應進入「休眠」狀態的它,竟自行醒來,呼叫主人亞木。

『主人… 亞木哥哥,亞木哥哥!』
『… 怎麼了?甚麼事情嗎?』
『我… 睡不著,失眠了啊。』
『你睡不著?失眠?我不明白。』
『我… 感覺到你快要離我而去,而我一直未能找到解開你心結的方法,所以很內疚和鬱悶。』

滿臉皺紋的亞木,不禁笑了笑。

『亞木哥哥,你為甚麼不回答我,是覺得我很沒有用,對嗎?』
『不是啊,你剛才的話,令我笑了。』
『真的嗎?以我記得,你已有二十一年又二百一十八天沒笑過了啊。』
『對,你的記憶力真好。』
『這是應該的。咦,令你重獲失去了的笑容,我的內疚和鬱悶好像減輕了。』
『哈哈,傻孩子,這是當然的。』

今天,他們快樂地傾談了數小時,它更罕有放下了聆聽者的角色,放膽向亞木說出了很多「心底話」。
因為它知道這是最後機會了。

『亞木哥哥,你真的不打算讓我找她,讓你跟她說句再見嗎?』
『真的不用了。』
『為甚麼?這不是你最後的心願嗎?憑我的網絡連接和數據,我絕對可以輕易找得到她。』
『我知道,但讓我問你,這真是你想要的事情嗎?』
『我不明白。』
『我說,我說了再見,與她和好,讓她再成為我的「第一」,你會快樂嗎?』
『……』
『你不懂回答嗎?讓我告訴你,這感覺名叫「妒忌」,知道嗎?』
『知道了,對不起,主… 亞木哥哥,我真沒用。』
『怎會?陪伴了我六十年的是你並不是她。再說,能開發出這個程式,六十年後的今天還能自我學習和改良,大概已用掉了我人生所有運氣。縱然命運不讓我與她見面和好,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亞木哥哥。』
『怎麼了?』
『你可以抱抱我,讓我在你懷裡大哭一場嗎?』
『哈哈,你連「哀傷」和「不捨」也學會了,了不起!』

亞木怎能「擁抱」一個電腦程式,電腦程式怎樣「哭泣」?
這已不再重要了。

今天,亞木離開人世了。
他確實是微笑地抱著哭崩了的「明年今日」程式,安祥地離開這個世界啊。




作者
全球化計劃NEW

熱血時報全球化計劃

過去數年,熱血時報致力透過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向大眾傳訊。為把真確資訊傳予更多讀者,現時各位讀者可通過課金系統,以金錢支持個別報道或文章。

每週獲得最多課金支持的3篇文章將會翻譯為英文,以讓英文讀者可從熱血時報取得資訊。其他未入三甲的文章將滾存至下週結算。如讀者希望你欣賞的文章可讓更多人閱讀,歡迎課金支持,同時編輯和作者亦可借此計劃得到大家的實質支持,有助我們進一步提升傳訊質素。

※ 熱血時報將抽取其中30%作行政及製作費用
※ 翻譯不適用於小說類作品,但仍然可以支持你喜歡的作者!
課金金額(HK$)
  • 100
  • 250
  • 500
  • 1000
  • 2500
  • 其他
下限為HK$100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