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如火如荼的「解殖」工程

如火如荼的「解殖」工程



如火如荼的「解殖」工程



2017 年過了一半,回望已經發生的本地時政大事,清一色中共拂逆香港民意。西九故宮先斬後奏假諮詢,大部份人支持的曾俊華輸給柒首,四名理應不會被盡數 DQ 的議員全遭 DQ,再到近日夾硬租借西九高鐵總站部份樓層做「內地口岸區」。

曾幾何時,我們相信習近平並不知情,是被人蒙蔽,還記得 2014 年佔領區的習總舉傘紙牌嗎?可是,到了現在,親身巡視過,矛盾依舊存在,而且越來越尖銳,「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看來不太適用。習對香港發生種種明顯知情。

又林鄭及其管治團隊走馬上任,大家預計會帶來新氣象,豈料不夠一個月,先有 DQ 事件,後有「一地兩檢」爭議。工程師出身的運房局局長陳帆在回應「能否於高鐵車廂使用 facebook?」,大言不慚:「用本地 SIM 卡唔用 WiFi 就得」。很可靠吧,怎知港共政府不久在網上指「須根據內地法律處理」,陳局長講大話欺騙香港人!

語言偽術的技倆,一脈相承,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更發表荒謬至極的「租客論」:「業主租咗間屋畀我,跟住發現原來佢自己唔夠用,佢問我『你可唔可以租番間房畀我?』呢個權力係可以有嘅,呢個情況其實係好類似。所以有人問,香港有冇權租番部份地方畀番內地嘅單位呢?我睇唔到法律上有咩問題。」

李柱銘說得好:「若有第二次佔中,無論在中環、旺角,佔了幾天,佢覺得唔對路,好容易透過 20 條,把被佔據區域短租給內地實施內地法。」

筆者甚至覺得,惡例一開,中共隨時可「租」回整個香港實施內地法,提前取消「兩制」,無需等到 2047。

李怡先生有以下觀察:「香港建高鐵的目的,就是以『一地兩檢』為藉口,把大陸專權政治的執法利劍,插進香港的心臟。因此,建高鐵是手段,藉高鐵搞『一地兩檢』才是目的......香港失去的,不是『割地』,而是由此開始並將逐漸擴大的中共在香港的執法權。」(<目的>)

合併港共最新透露的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可能名單,以警隊、民建聯、自由黨出身的人為骨幹,事實相當清楚,中共似乎要從方方面面徹底管攝香港,強行把「英殖」解除。

摧毀邊界、違反《基本法》,等於踐踏英人長久經營的準主權領土國家的制度形式。至於強行租地,跡近十九世紀末德國強租膠州灣、俄國強租旅順大連,由此亦揭示全面「中殖」乃香港解去「英殖」後的下場。

猶太裔學者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表示,人類大規模的人道災難,都是平凡人不思考地服從命令而造成的。

港共諸位官員唯中共之命是從,無異犯下「平凡的邪惡」,置香港於死地!

鄂蘭又指出,在一個公民不思考、不以實質行動參與攸關公眾利益的政策討論、不對政治人物的承諾予以關注與監督的民主社會裏,民主名存實亡,自由繁榮只是社會集體的虛妄想像,無法長久延續。

這會是香港的未來嗎?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