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佳損友》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最佳損友》


「唉,我又失戀了。」
「啊,為甚麼?」
「我那會知道?知道的話,我便不會失戀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男的不停垂頭嘆氣,女的只能不斷安慰。
他們是一對很要好的朋友,男的名叫家良,女的名叫小唯。家良剛剛失戀不久,身為好朋友的小唯,在盡著她的本份,努力的安慰他。然而不論怎樣安慰,家良也是垂著頭默然不語的,了無生氣。

小唯和家良,就像是漫畫裡的「叮噹」和「大雄」,不論做甚麼也會在一起,甚至說他們是「形影不離」也沒有誇大。每次當其中一人有難,另一個必定會赴湯蹈火,不惜一切地出手協助。雖然大部份的時間,飾演著運籌帷幄「叮噹」角色的,多數會是溫柔細心的小唯,而飾演著無助萬分「大雄」角色的,通常都是戇直粗疏的家良。

先問一個問題:男生和女生,適宜擁有這樣的親密友誼關係嗎?
簡單不過的答案:絕不適宜。

是因為「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嗎?不只是家良,就連小唯也沒想過,家良經常被女友拋棄的最大原因,就是她們均接受不了自己男友最親密的好朋友,竟然是個女生。

在愛情路上,因為有小唯的存在,所以家良一直是個多波多折的「失戀王」。


「家良,你要選擇和我在一起,還是和小唯在一起?」
「甚麼?我不明白妳的問題啊!」
「我是說,我和小唯,兩者只可擇一的話,你會如何選擇?」
「我不會選擇啊!再者,一個是我的女友,一個是我的好朋友,為甚麼不可以共存?」

就這樣,家良又再一次分手了。
不斷的重覆再重覆,首先意識到問題所在的,是小唯。

一次吃晚飯的時候,小唯趁機說出心底話。

「家良,你聽我問你一些問題,可以嗎?」小唯停下進食,一臉凝重。
「怎麼了,妳為甚麼停下手?」家良還在咀嚼牛排:「邊吃邊說不可以嗎?」
「不可以。」小唯堅定地搖頭:「這些是認真的問題,我想你認真的聽,認真的想,然後認真的回答。」
「不怕牛排冷掉嗎?」家良喝了一口紅酒,反問道:「妳教過我的,不可吃得太慢,食物冷了的話只會是浪費啊。」
「拜託,這不是重點,好嗎?」

小唯說著這話的時候,不但聲線強硬,她也緊握著雙拳,以凌厲的目光盯著家良。從沒看過小唯這個表情的家良,也感覺到事不尋常,馬上吞下嘴裡的牛排,再把紅酒杯和叉子放下,一臉認真的望向小唯。

「妳說吧,我會認真聽的了。」家良說道。
「家良,多謝你。」小唯鬆了一口氣:「剛才我的語氣重了一點,抱歉。」
「不打緊,我想妳有妳的原因。」家良微笑:「有甚麼問題也好,儘管發問吧。」
「嗯,那我要問了,你要有心理準備啊。」小唯好整以暇:「首先,第一個問題:你覺得我們之間是甚麼關係?」
「甚麼關係?」家良陡地呆了一呆:「我不明白妳的意思。」
「就是我和你之間的關係啊。」小唯托著腮:「憑直覺說出吧。」
「啊,這…」家良想了想:「我和妳嘛,當然是無所不談、也是最要好的知己朋友!」
「好的,先謝謝你的回答。」小唯追問:「那我再問第二個問題:如果要你用一個詞語,概括地形容我們的朋友關係,那會是甚麼詞語?」
「概括的詞語…」家良在沉思:「嗯, 一時之間,只是一個詞語的話,我倒是不太肯定,因為我想到的有很多呢。」
「不要緊,把你想到的全部說出吧。」小唯微笑。
「好的,那我不客氣了。」家良狀甚興奮:「我和妳這種關係,說是『閨蜜』也可以,說是『兄弟』或『手足』也可以… 啊,等等,我想到了最貼切的了!就是那首甚麼『損友』的舊歌…」
「『最佳損友』?」
「對啊,就是這個了!」家良大喜:「也只有這個獨特的詞語,才能形容我和妳的關係吧,哈哈哈!」

小唯靜默下來,笑而不語。

「怎麼了?」家良問道:「為甚麼不說話,妳問完了嗎?」
「不。」小唯回答:「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只是我不肯定應否向你發問。」
「即管問吧!」家良大笑:「我和妳之間,還有甚麼不能問的嗎?」
「好吧,那我不客氣了。」小唯收起笑容:「那對你來說,我這個『最佳損友』和你的『女朋友』們,那一個才更重要?」
「廢話,這種問題的答案,還用我說嗎?」家良一臉雀躍:「兩者之中,當然是…」

家良的的「妳」字說到一半,便馬上一愣,止住了說話。
類似的問題,過去的許多女友們也有問過他,但現在發問的是小唯,卻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這刻的他,終於明白了這個「問題」和「答案」的真正意義。

接著,兩人也靜默不語,誰也沒有說話,亦沒有特別的動作。
良久,小唯才拿起酒杯,強裝笑容地打破沉默。

「我想你也明白了吧。來,別這樣,敬我們的友誼,也讓我們高高興興地繼續吃這餐晚飯吧!」

碰杯過後,他倆若無其事的繼續吃飯和傾談,彷彿甚麼也沒有發生過。

現實是,真的甚麼也沒有發生嗎?
當然不會,亦不可能。

這個晚上以後,小唯和家良這對「最佳損友」,再也沒有見過面。
因為小唯已悄悄的離開這個城市,離開家良了。

她連一封信、一幅照片、甚至是一句話,也沒有留下給家良。
大概,她是不想為這個「必要」的離開,徒添「不必要」的離愁別緒吧。

小唯離開後,家良感到茫然的同時,每天也在想著同一個問題。

「男生和女生,真的不可能成為最要好的朋友、成為『最佳損友』嗎?」

然而他已沒法找出問題的真正答案了。
因為問題的「核心」、他的「最佳損友」小唯,已決定離他而去,也許再也不會回來了。

【這種事情,除了逃避和離開,還有其他的處理方法嗎?】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