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屠城後廿八年的穩定統治,是誰建設的?

屠城後廿八年的穩定統治,是誰建設的?



屠城後廿八年的穩定統治,是誰建設的?



六四廿八年,一個屠殺自己人民嘅政權,居然可以維持統治廿八年,到底係一個咩概念?

要達成這一件事,到底需要幾多人一齊集體放棄思考,才能做到?

過去,我對六四有過不同的想法,有情緒帶動的想法,有理性推演出的想法。

我們指責冷血漠視,也批評悼念抽水,我們也試過為六四活動重新定位,希望借歷史與情感,帶來更多抗爭的動力。

過去我總是在思考行動,考慮想要行動的人,但今天我在思考一個我從未想過的問題。我嘗試去了解,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多人,安然接受殺人暴政的統治。

殺人暴政廿八的管治,還有香港主權移交後不斷沉淪,都是建基於大多數拒絕思考的成果。

因為我們一開始就決定思考,決定行動,所以我們從未冷靜回頭細想,為什麼會有大多數人,選擇接受奴役。

重讀《逃避自由》,我對拒絕思考真實的人們,多了一份憐憫。

獨立思考是孤獨的,是沉重的,是足以引發情緒病的,這是壓力巨大的一回事。大家為了安心,其實都口說追求自由,底裡逃避自由。

參與社運這幾年,政治糾紛不斷,小弟都算係出左名身家清白一窮二白,但抹黑攻擊從未間斷。開始的時候我憤怒,後來我開始懶理,直至近年,我開始憐憫體諒。

因為,就算是自以為爭取自由民主的人,他們其實也抗拒著真正自由所帶來的重壓,他們不自覺的逃避自由,寧願人講佢就信,阿邊個話咁樣係爭取民主就當係⋯⋯因為要在紛擾的世道,坦率真實地面對困難,其實是需要很強大的心智韌力,這一點是我過去未有考慮到的。

就是因為缺乏足夠的心靈韌力,所以寧願人云亦云,讓政圈上的謠言從未止於智者,造謠生事零成本,各派無聊是非不絕,卻鮮有論述建設,政治討論流於口水罵戰,一事無成。

就連自以為在爭取公義的一眾,也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只求生活安定的百姓?

民主中國如何建設我不知道,但這個極權中國,就肯定是集體拒絕思考建設出來的。

先不管中國,還看香港,當我們提出各種六四本土定位反思,要求大家認清真實之前,我們未有考慮到,其實大家未有足夠的心智韌力,面對追求自由的重壓。

缺乏精神文明支柱,缺乏信仰力量,這是香港族群需要面對的問題。

這是我們往後的主要工作之一,大家也試著多去考慮,為什麼對方不思考,多一點憐憫。

建設堅實的心靈支柱,讓本土精神文化,成為行動的有力後盾,建設出足以讓大家安心離開「拒絕思考安心區」的文化力量,在一切計劃之前,要做好這個基礎。

當然,我還是會指責拒絕思考自甘為奴紂為虐的人,然而,這是我們的文化共業,我們其實需要一起去承擔。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