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被遺棄的小學圖書館主任

被遺棄的小學圖書館主任



被遺棄的小學圖書館主任


2019年3月初,天水圍東華三院李東海小學圖書館主任林麗棠老師,身穿紅衣從學校六樓縱身一跳自殺死亡。稍為認識華夏文化的人都知道,穿紅衣自殺者必是生前受盡欺凌,無力反抗,怨氣甚深,欲化為厲鬼以報其讎之人。因此,選擇穿紅衣在自己任教的地方自殺,不難想像林老師怨深似海恨難平。

一石激起千層浪,林老師的自殺消息迅速傳播,令整個社會如滾水沸騰,同時亦揭露了該校校長仗勢欺人,持權淩弱,儼如土豪惡霸;辦學團體則偏幫校長,三番四次壓下投訴,甚至致電校長「通水」,好讓校長在辦學團體撐腰下有恃無恐,在校內隨心所欲,運用幾乎至高無上的權力去對付投訴者。還有,學校圖書館主任長期被校內同工與高層蔑視,兼任兼教同時兼負責全校四個關鍵項目「從閱讀中學習」發展,外加整間學校課室圖書、本館圖書,報價、招標、購買、收貨、點書、資料入機、列印書脊標籤、黏貼還書日期紙、蓋三邊印、包書、展覽、上架、維護圖書館系統、訓練圖書館管理員、協調家長義工、維修圖書館門鎖等恒常館務,還有圖書館內外展板裝飾、校內書展、家長學生教師的閱讀講座與及圖書分類、圖書修補,派發報章雜誌等……這些任務零碎又繁瑣,卻永遠只得一人負責(即使設有圖書館助理,亦絕對會被抽調到校務處成為校務處職員;然後說所有學校聘請的助理都屬校務處職員,所以唔會有人幫你要硬食自己)。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圖書館主任只能孤軍作戰。

據報,該校教師於林老師自殺後曾自責說:「我哋當時唔出聲,好似做咗幫兇咁。」他們錯了,其實所謂「幫兇」並非因懼於極權而噤若寒蟬者,而是平日視圖書館主任為懶惰閒人的態度。

圖書館主任被學校高層與其他教師視為閒人已非今日之事。早於十九年前,時任教育署副署長湯啟康說,語文基準試不及格的教師可成為圖書館主任!同年,教育當局下令全港小學必須於翌年增設圖書館主任一職,而此職位為永久教席。視圖書館主任等同次等教師之言由教育局第二把交椅道出,可見這觀念由上而下根深柢固,結果上行下效,歷久不衰。大家都認為該職位飽食終日,無所事事。「借書還書之嘛,手板眼見功夫邊個都識做」、「咁多空堂一定好得閒」、「圖書館主任點解唔做得班主任?」、「圖書館主任好他條,無見過佢響教員室改簿」、「唔公平!點解我哋要改咁多簿,佢唔使」等話語不絕於教員室與校長室中。然而一旦要求班主任協助盤點課室圖書,大家總推搪說圖書骯髒,或數目太多不知如何做起,最後由圖書館主任一人清點全校過萬書藏。同時,圖書館主任亦因被認為清閒而常被安排代課,結果稍微有希望去完成館務的時間又化為烏有。

校長們更厲害。要你一日內交出從未與你商量過兼要求你做過的縱向閱讀發展架構及閱讀橫向發展架構;又愛以閱讀難以評估亦難以監察成效去質疑圖書館主任疏忽職守,並要對方交出「閱讀數量」來證明計劃成效。結果學生每學期以閱讀記錄為目標去獲取獎品,將本該享受之閱讀過程變得功利投機取巧。一個學期讀一千本書,交一千個記錄,獲取一千份禮物者大有人在。校長們認為這才是體現閱讀成效的指標,進而迫令圖書館主任「交數」之餘,每年更要求提升數值;若提升不了即是對方辦事不力,馬上嚴苛厲責。

又,校長們最愛道聽途說 - 當外來參觀的家長說圖書館藏書不夠貼近商場書店新書上架之速度,校長即認定圖書館主任工作散懶;眼見別家學校圖書館裝潢美觀,即下令「同我整靚個圖書館」,圖書館主任就要兼任室內設計師,親自畫圖、設計、找裝修公司報價,商量可整靚圖書館的慳錢方法。

圖書館主任猶如孤獨燃燒的單枝煙花,燒得自己混身是傷,只為照亮眾學子心靈;卻因低調處事而被認定懶散、不盡責、賺錢買花戴的超級閒人。上被漠視其工作效益,旁被認為懶散無用,只有遇上開明的校長及同工才能發揮所長。然而教育界中能碰上此等人士猶如大海撈針,結果大部份圖書館主任形同天煞孤星,被世界遺棄,自生自滅。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9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