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笑中有淚》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笑中有淚》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笑中有淚》



「來,這邊這邊,對啊,好好笑一個!」

這是個戶外婚禮的現場。
穿著全白貼身婚紗的新娘子,正在滿場飛地跟到場的賓客們拍照。她化了淡妝的臉上,除了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和滿滿的幸福外,她的肢體語言也充斥著一種「我終於找到了、我終於等到了」的氣場。對啊,等待和尋覓多年,她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一起步入教堂,共諧連理。說真的,在這個年頭,要找個合心意和可以信賴的好男人,真的不容易,但憑著她的堅持和執著,上天終於眷祐了她,讓她找到可以託付終生的好伴侶。

然而上天卻不是每個人也會眷祐呢。
在她身邊的伴娘小雯,雖也帶著快樂的笑容,然而這種笑容和新娘子臉上的燦爛,卻來得格格不入,甚至有點生硬的感覺。尤其在剛剛這張姊妹團的合照,這班由中學時期開始結識的女生當中,就只剩下小雯還是孤單一人,每次也是隻影形單地出席這種場合。

所以,拍完這張照片,她趁著新娘子忙於招待其他賓客,便走到會場的一角坐著,拿出煙盒,取出一支幼長的薄荷煙點火,獨自抽起煙,靜靜的吞雲吐霧一番。

「啊,我以為妳是戒掉了。」

小雯抬起頭來,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她最要好的朋友芳芳,也是今天姊妹團成員之一。
「只是間中一口也可以吧。」小雯吐出煙圈:「我真的很鬱悶呢。」
「我明白,但這真的有損健康啊。」芳芳流露關懷的神色:「何況我們年紀也不少了。」
「有甚麼好怕的?」小雯不以為然:「我不但沒有小孩,就連伴侶也沒有,無牽無掛,死了也沒人會婉惜吧。」
「唉呀,小雯,別這樣說好嗎?」芳芳輕挽著小雯的手:「妳還有我這個最要好的朋友,不是嗎?」
「嗯。」

小雯隨意答話過後,便把煙蒂弄熄,沒再說話。
看著她眼裡的表情,芳芳心照不宣,知道小雯又想起「他」了。

曾幾何時,小雯確是有過值得託付終生的男朋友。

「我不理,我不依!我要你馬上回來!」小雯在電話大發嬌嗔。
「我正在工作啊。」他回答:「可以等我一會,放工馬上來,好嗎?」
「不行!不行!不行!」小雯堅持:「我要你現在回來找我!」

在別人眼中,小雯是個得了「公主病」的野蠻女生,事事要人遷就,當她男友要隨傳隨到,絕對是「苦差中的苦差」。
實際上,世上可能只有他明白到,小雯並不是「公主病」。

她只是個對自己極端地沒有信心,對人完全欠缺安全感的可憐女生。

「我回來了。」他氣來氣喘。
「太好了!我等你很久了!」小雯把他一擁入懷。
「妳還好嗎?我很擔心妳啊。」他還未定下神:「發生了甚麼事嗎?」
「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小雯抬起頭,嘟著嘴:「你真的愛我嗎?我在你心目中到底排行第幾?」

他呆了一呆。
不過,這個「一呆」卻是一閃即逝。這個「問題」,他已被她問過不下十數次了。

「妳在我心目中當然是『Number One』吧!」他眼神堅定,把小雯抱得更緊:「我對妳的愛也是無庸置疑的。」
「我不信!」小雯強行甩開他:「你在說謊,你根本證明不到我是第一!」

然後,一如既往,小雯會搬出一大堆假設性的問題去挑戰他。

「假若我被狂徒用腐蝕性液體襲擊,毀了容,成了醜八怪,你還會愛我嗎?」
「假若我遇上交通意外,半身癱瘓或成了植物人,你能守護我一生一世嗎?」
「假若我得了癌症,三個月後便去世,你會在我死後馬上結識另一個女生嗎?」

天呀。
面對這堆橫蠻的問題,要是一般人,可能已徹底抓狂,或是馬上轉身離去了。

但他卻不是一般人。
每一次,當他遇上不同的問題或刁難,他也總能找到溫柔和貼心的答案,令小雯感到滿足,安撫她那極端不安的心,令她獲得片刻的安全感。

因為他確信自己擁有足夠的愛和耐心。
他的愛,足夠愛她一生一世;他的耐心,足夠包容她日益增大的無理苛索。

但他的預想出錯了。

一天,小雯怒氣沖沖走上他的公司,對一名她不認識的短髮女生破口大罵。這名女生雖然錯愕,但也當然不服,決定出口還擊。兩人的爭拗越演越烈。

「好痛!」

恰好回到公司的他,看到了這一幕。
小雯狠狠地摑了短髮女生一大把掌。短髮女生揉著紅了的臉,無辜的望了望他一眼,便馬上放聲大哭,衝進洗手間去了。

「唏!妳在幹甚麼?先冷靜一點!」他上前質問小雯。
「為甚麼你沒有向我說過她的存在?」小雯一臉冷冰。
「甚麼她的存在?妳在說甚麼?」他一頭霧水。
「我在說,妳為甚麼沒有跟我說過,你公司請多了一個年輕女生啊!」小雯流下眼淚,開始歇斯底里:「這是你第一次沒有對我坦誠啊!」
「唉呀,妳聽我說,她是今天早上才上班…」話未說完,他陡地一震:「等等,她才第一天上班,妳為甚麼會知道的,難道…」
「對啊!我查看了你手機的電郵和訊息,還有,我看了你袋裡的文件!」她繼續大叫:「要不是我這樣做,我怎會知道?你沒有對我坦誠!你很過份啊!」
「小雯,先等一下。」他深知自己沒有錯,仍強行忍耐:「先別說這些事情,我和你到樓下的茶餐…」

「啪!」

他的「廳」字還未說出口,便已傳來清脆的掌摑聲。
小雯打他的這一巴掌,比剛才她打那個女生的,來得力度更大,亦更決絕。

「我們分手吧!」

說罷這句話,小雯怒氣衝衝的拂袖而去,頭也不回,剩下不明不白的他,和一班更不明所以的同事,呆呆的站在原地,誰也沒有作聲。

之後,即使他不斷苦苦哀求,小雯還是表現決絕。
她的理由,就是既然他做不了心目中的「完美情人」,所以只能分手。

三個月、六個月、一年過去,無論他怎樣哀求,小雯還是拒絕復合。
結果,年多過去,傳送了最後的一封電郵後,他終於靜靜的離去,放棄了。

那個電郵,只有短短的一句說話。

『小雯,沒有了我在身邊,願妳保重。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再見。』

不難想像,自此以後小雯再也找不到一個像他這般好的人。
不,就連做到他「百分之一」的男生,她也找不到。

多年過去,在感傷的日子,小雯只有抽著在他離去後學懂抽的煙,默默說著這句話。

「假若那天我大多幾歲、更成熟、更懂得用正確方式表達自己的愛… 今天我們還會是愛侶,可以長相廝守嗎?」

然而,除了在苦笑中獨自流下眼淚,小雯便甚麼也沒有了。

【人生路上,但願我們都懂得抓緊屬於自己的安全感啊。】


作者
全球化計劃NEW

熱血時報全球化計劃

過去數年,熱血時報致力透過新聞報道和評論文章向大眾傳訊。為把真確資訊傳予更多讀者,現時各位讀者可通過課金系統,以金錢支持個別報道或文章。

每週獲得最多課金支持的3篇文章將會翻譯為英文,以讓英文讀者可從熱血時報取得資訊。其他未入三甲的文章將滾存至下週結算。如讀者希望你欣賞的文章可讓更多人閱讀,歡迎課金支持,同時編輯和作者亦可借此計劃得到大家的實質支持,有助我們進一步提升傳訊質素。

※ 熱血時報將抽取其中30%作行政及製作費用
※ 翻譯不適用於小說類作品,但仍然可以支持你喜歡的作者!
課金金額(HK$)
  • 100
  • 250
  • 500
  • 1000
  • 2500
  • 其他
下限為HK$100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