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無心的「愛」

無心的「愛」



無心的「愛」



我以前不懂國情,誤以為美國人或西方人才會將「愛」掛嘴邊,大陸清華法學院個Dean,描繪中共對香港的「濃濃愛意」,真是文化震撼!叫人想起港產片中「姑爺仔」那副「我咁愛你,你點報答我先?」嘴臉,或是粵語殘片裡老爺強暴完女傭後,邊穿回衣服邊奸笑,再不就是變態電影中那些SM情節。

愛對於我,只適用於父母子女、兄弟姐妹、愛侶與貓貓。我有時幻想,即使世間沒有愛,只有責任與尊重,剩下禮義合約,依然會運作得很好。

有大陸女生借李光耀逝世,向他人暗諷我不愛國。「我遇到的新加坡人,無一個不愛自己的國家與總統。」她說。哦,你放心,大多數港人都對香港有感情,倘若現時的「領袖」「駕崩」了,街上的人潮將比新加坡的還要洶湧。

大陸女繼續:「我亦想不到香港人這麼眷戀與崇拜英國!」我立即補充:「我認識的港人都不盲崇西方國家,只會欣賞優秀的東西。」大陸女接著說:「英國有甚麼好欣賞?我們祖國的人寧願崇拜美國。」毛主席說過,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她不滿意英國,其中原因是她當時想過申請牛津劍橋,卻達不到兩間學校的IELTS分數要求。她輕聲對身邊大陸男透露:「我口語怎也達不到7分啊!」言下之意是怪責標準設得高。

我想起自己考IELTS,是咸豐時代的事了,免費考的,考前因功課問題很忙碌,故無準備,心想不會很難吧,最後順利於每個項目衝破8分大關,知道不用補考時鬆口氣。然而,當我初次抵達英國,離開機場一剎那,內心居然怯怯的,後來跟同樣分數的朋友談起,他們都有同感。其實某些特別的學科將IELTS訂得高是有其道理的:不錯,大部份人到英語國家生活後,英語會進步,然而水平不夠,初期要不是功課難追上,便是要求特別輔助,甚至托英語好的人幫自己修改功課。基於各人都應當為自己的水平負責,經修改的功課,剩餘幾多是自己做的呢。

那陣子臨近情人節,大陸女無男友,購下朱古力贈予相熟印度裔男性友人。只聽她問男的:「Do you 笠 me?」我初時聽不懂,過了一會,方了解她想講love。不要誤會,她並非連love字都讀不準,不過故作溫柔狀和放軟聲調,情況好比演員初次以非母語去演戲,顧得表情動作,對白便念不好了。男的也聽不懂,著她再講一次,她有點生氣,還是堅持溫柔下去,再問:「Do you 笠 me?」在旁一位人兄笑著插口:任意濫用love字,會令其貶值啊!大陸女氣急了:「I need people to 笠 me!」

過了數周,再見大陸女時,她向大家塞來一包包朱古力,那是本著「大愛」精神,不過「愛」亦分等級,這次的朱古力跟送予男友人的不同,都是搞義賣活動過後賣剩的,為了不浪費,你我各一包。她大不喜歡我,向我塞上朱古力時,居然說:I love you!不用裝溫柔,故發音較準。我免為其難收了,她卻怪我不以I love you too回應...。縱使對方奉上「濃濃愛意」,我真的love/笠唔落。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