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麥當勞火車頭,只要我們的黃金年代

不要麥當勞火車頭,只要我們的黃金年代


沙田新城市廣場麥當勞四月十五日結業前,不少人趕往享用「最後的晚餐」,三五成群拍照留念,聲稱那是他們的集體回憶。有人衣香鬢影盛裝出席,有人帶同子女細說自己當年,有人譴責是自由行政策和地產霸權滅殺了這三十年的連鎖老鋪……不管他們是懷舊、惋惜,還是深深不忿,大家都好似沒有深究懷緬的或失去的「集體回憶」到底是甚麼,我認為這間麥當勞其實有多重象徵意義。

1984年開業的新城市廣場和麥當勞其實標誌了香港的黃金年代。隨著人口不斷上升,政府於七十年代中開始了新市鎮計劃以緩和市區人口過密,當中公屋建設為重要項目,1975年沙田第一個屋邨瀝源邨落成,配套設施也做足,有學校、街市、醫療服務和康樂場所,後來更添沙田大會堂和圖書館。大型購物商場如新城市廣場,亦隨著同區私人屋苑的出現及沙田市民逐漸增長的消費力而落成,新城市廣場和麥當勞由開業至今,正好也見證了香港從光輝的八、九十年代每況愈下走到烏煙瘴氣、到處蝗蟲的今天。

八、九十年代,除沙田外,還有荃灣、屯門、北區等,新市鎮的落成造就了階級上流的機會,中產家庭的增長令很多父母星期日都有錢、有時間帶子女逛商場、吃麥當勞;中學生平日也有零用錢去麥當勞拍拖、做功課。對於我一個成長在北區的八十後來說,小學時期,沙田新城市廣場簡直就是我們一家的假日遊玩首選,因為可以「一次滿足三個願望」:媽媽要逛八佰伴,我和弟妹要吃麥當勞,一家人又想行商場。很多新界的人都會有同感,八、九十年代的新城市廣場就是一個你不想花太多錢和時間,但又想感受或想像一下「市區生活」的地方。

2015年的今天,沙田的新城市廣場和麥當勞早已完成給我這代人貫穿新界與市區的生活想像之使命。但是,現今的新市鎮已淪為一個又一個跨境走私犯罪熱點,經濟亦嚴重向自由行、走私賊傾斜,不再為當區市民服務。現在的北區已經不缺大型商場,更不乏麥當勞等連鎖店, 但香港人的生活空間卻越來越小。很多時,我那些已為人父人母、居住上水的朋友,想帶小童到區內商場吃飯、購物,都會因為橫衝直撞的蝗蟲而止步。

與其盛裝上陣發個王子、公主夢,懷緬你的麥當勞和「集體回憶」,倒不如想想我們失去的,不只是那間營業三十年的麥當勞,其實,我們的黃金年代、政府的惠民政策、香港人的生活空間,甚至是香港人……都在消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