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要反抗,還談什麼和平?

港人要反抗,還談什麼和平?


最近大喊女童一事再次激起一場道德大戰,有人說女童還小不應受這種對待,有人說但凡是中國人都該死。若果身處一個和平盛世的年代,我會讚同前者所說,但現在的香港可算不上和平。和平不是沒有「飛機大炮」,沒有戰爭死難者就可以叫作和平的。黃藍兩大陣營,中港兩大矛盾,香港根本已經是一個戰場,只是這個戰場沒有士兵,只有當權者與平民。當權者會用盡中切方法保住自己的權力,從古到今都是這樣,看看香港警察如何完美成為政府的私人武裝力量,到處打壓異己。說白一點,藍絲、自由行與水貨客就是你的敵人。對著敵人,你還談什麼仁慈?

所謂的和平理非暴力本意是代表你用語言理據去說服別人。但自由行對香港所造成的壓力中共會沒看到嗎?香港人由沙士後到現在的十年光陰沒有忍讓克制?沒有多番提醒?奈何蝗蟲就是不聽,十年過去了,自由行造成的壓力有爭無減。「軟的不行就用硬的」這是千古定律,當香港人決意佔領街頭、踏進商場打擊自由行、衝入上水要趕盡水貨客的時候,仗就已經開打了。這個時候還有人站出來說「我們不要濫用暴力」、「小女孩是無辜的」、「我們要和平理性」是天大的笑話。

自由行改變了香港整個消費模式,一堆金舖藥房,整體消費水平被拉高,最終受苦的只有香港本土市民;人家的女兒連自己母親都棄之不顧,寧願留下來跟別人「辯論」也不願馬上帶著受驚的女兒離開,最後錯的怎麼不是那毫無血性的母親?和平理性由九七回歸的七一大遊行到現在了,起過了什麼作用?還不及一場雨傘革命來得轟動。香港人太天真善良,做任何事都想著能用最溫和的方法解決,妄想坐下來談個話中共就會讓步。別忘記共產黨是個用槍從國民黨手上搶走中國,用人民血肉築成長城的政權。看看中國的民主狀況,即使共產黨說會給你民主也沒能使人相信。你相信被獅子迫到絕路的野豬會跪地求饒,然後獅子就會放過野豬嗎?野豬要求存,能做的只有背水一戰,靠自己闖出一線生機。

被對方拖到後巷強姦了,全身絲毫沒有反抗一下生怕會傷害到要強姦你的人,然後在對方準備插入的時候仍只靠說話希望去打動對方。這種不是叫做仁慈,你只是助長對方的氣焰,然後讓他去侵犯更多的人。對著敵人,對著要強姦你的人,要的不是和平理性,而是狠狠的還手,一腳往他的祠堂踢過去。他愈痛,受的傷害愈大,你成功自保的機會就愈高,萬一你這一擊令他失去了性能力的話,你不但沒有犯罪,反而是做了一件好事。自衛還擊,從來不算是濫用暴力,對吧?